上外新闻> 学术> > 正文

澎湃新闻|刘中民:拜登中东行黯然收场,折射美国权力和声望双重衰落

【】 2022-07-31 作者 / 刘中民 来源 / 澎湃新闻 1050 1025

语言切换
  • 【摄影 | 】

美国总统拜登的首次中东之行在国际舆论的讥讽和嘲笑中黯淡收场。这场完全出于功利主义目的的中东之行,不仅未能完全实现为制裁俄罗斯寻找油气产能、调整和巩固盟友体系、建立“中东版北约”和“中东防空联盟”、挑拨中东国家排斥中俄等完全一厢情愿的私利目的,而且在石油增产、人权和价值观、排斥中俄等问题上直接遭到沙特等中东盟友的婉拒和批评,这在历届美国总统访问中东的历史上恐怕还是第一次。

总之,美国在领导和控制盟友方面的权力危机,在推行人权外交方面被双重标准反噬,在推动巴以和谈方面无心又无力的尴尬处境,在威慑和对抗伊朗方面的色厉内荏,都折射出美国在中东的权力和声望双重衰落。本文主要以拜登访问以色列、巴勒斯坦和沙特所涉及的巴以问题、盟友关系两大问题来分析美国在中东日趋严重的权力和信誉危机。

一、在巴以问题上既无心也无力

当前,在美国战略重心转向大国战略竞争,不断减少对中东战略投入的背景下,长期被边缘化的巴以问题早已不再是美国中东政策的优先事项。因此,拜登的此次中东之行在推动巴以和谈方面完全是为了表达“政治正确”而支持“两国方案”,既无系统解决巴以问题的方案,更无解决巴以问题的诚意。

相反,受美国国内选举需要以及以色列的压力,通过对美以同盟关系进行再确认、再保险,进而在美国国内争取犹太利益集团的支持,才是拜登访问以色列的真正目的所在。在访问以色列的过程中,拜登同以色列总理拉皮德共同签署了《美以战略伙伴关系耶路撒冷联合声明》。声明再次强调了美以关系的重要性,强调“两国牢不可破的纽带”及“美国对以色列安全的持久承诺”;声明承诺美国将全面执行此前与以色列签订的军事援助协议,即根据2016年美以签署的十年期军事援助协议,美方将为以色列提供380亿美元;声明强调根据以色列的安全情况,提供包括导弹防御系统在内的额外援助资金,特别强调美国将动用其“国家力量的所有要素”来确保伊朗不能获得核武器,并承诺与其他伙伴合作应对伊朗“侵略和破坏稳定的活动”。

但以色列对此仍表示不满,以色列总理拉皮德还要求美国为伊朗重返伊核协议谈判设立截止日期,拜登只能无奈拒绝。由此可见,美国在政治、军事和安全方面都为以色列提供了实实在在的支持,在巴以问题上拜登同样根本无法摆脱偏袒以色列的政策顽疾。

拜登访问巴勒斯坦在某种程度上纯属走过场。拜登在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举行会谈时宣布,美国将为巴勒斯坦提供3.1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1.35亿元)的援助,据报道这项援助计划包括为东耶路撒冷的医院提供1亿美元资金,但这笔捐助仍需等待国会批准。另外,拜登政府将恢复向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UNRWA)提供财政支持,向其提供2亿美元的援助款项,这是前特朗普政府暂停的项目。阿巴斯要求美国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从恐怖主义名单中删除,并重新开设美驻耶路撒冷总领事馆和巴解组织驻华盛顿办事处,但并未得到拜登的直接回应。此外,拜登一方面表示支持巴以问题“两国方案”,但同时表示实现“两国方案”的条件尚不成熟。

由此可见,美国对巴勒斯坦主要是提供和恢复有限的经济援助用于改善经济和民生,但在推动“两国方案”方面根本无所作为。由于巴勒斯坦对美国严重不满,双方也未能达成任何协议。这也恰如巴勒斯坦学者阿里·贾巴维所言,巴以问题根本不是拜登此访优先事项,拜登访问巴勒斯坦更像是为了完成一项“政治任务”。巴勒斯坦政治分析家穆斯塔法·易卜拉欣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拜登的访问主要是为美国中期选举造势,他根本不会提出任何有关解决巴以问题的新思路。

二、在领导盟友方面有心无力

拜登此次访问中东的重头戏是访问沙特并在吉达参加由6个海湾合作委员会成员国(沙特、阿联酋、阿曼、卡塔尔、科威特、巴林)以及美国、埃及、约旦、伊拉克领导人参加的“安全与发展”峰会。访问沙特和参加美国-阿拉伯“安全与发展”峰会的直接目的很多,包括美国最关心的石油增产,组建“中东防空联盟”,挑拨中东国家排斥中俄、对抗伊朗等,但核心是调整和巩固盟友关系,挽救美国在中东日趋衰落的领导地位。但美国在中东的权力和声望危机并非年迈的拜登所能力挽狂澜,相反拜登在沙特的遭遇却残酷地折射出美国在中东影响力江河日下。

首先,美国最关心的石油增产问题并未得到沙特等盟友的直接承诺,凸显美国掌控全球能源格局领导权的危机。

在拜登访问沙特期间,美沙两国签署了18项协议和谅解备忘录,内容涉及能源、投资、通信、太空和卫生等领域,但在拜登最为看重的石油增产方面,沙特方面并没有给出明确表态。在“安全与发展”峰会上,沙特王储穆罕默德表示,沙特“有能力”将国内原油产能提升至每天1300万桶,但暂时没有额外的能力将原油产量继续提高。当然,在拜登访问中东前,“OPEC+”峰会已经决定提高超过50%的产能,这与美国对沙特施加影响有重要关系。但在拜登访问沙特及参加峰会的过程中,沙特及其他中东产油国未以协议和声明的方式直接回应美国的关切,显然无法令美国满意。

此外,沙特等中东国家之所以对此低调处理,显然也有避免过分刺激俄罗斯的考虑。更加有趣的是,今年沙特已大量从俄罗斯进口石油用于其国内发电等用途,这显然是在美俄之间进行平衡的做法,也是对美对俄制裁的一种讽刺。

其次,美国的价值观外交和人权外交在沙特遭反噬,是美国声望和信誉危机的直接体现。

在拜登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举行会晤时,估计是出于国内政治需要,再次以美国习惯的“人权卫道士”身份利用卡舒吉遇害案向沙特施压,强调穆罕默德对卡舒吉遇害一事负有责任。但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对拜登进行了毫不客气的回击,并以美军在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虐囚事件、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女记者在约旦河西岸被以色列杀害等事件,对拜登反唇相讥。此外,穆罕默德还以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输出民主和价值观失败,直言不讳地批评美国的中东政策,同时强调在国际关系中彼此尊重对方价值观的重要性。美国长期在中东充当民主、人权的“教师爷”,此次反被盟友沙特“教训”,可谓令拜登颜面扫地。

再次,美国通过强化“伊朗威胁论”组建“中东版北约”的计划不仅本身存在诸多内在矛盾,而且与美国的伊核谈判政策也存在内在矛盾。

在访问中东过程中,拜登多次强调伊朗的活动正在破坏地区稳定,美国绝不允许伊朗获得核武器。他表示,美国及其盟友有决心应对地区恐怖威胁,美国承诺将加强地区盟友防空和预警能力以应对空中威胁。“安全与发展”峰会的声明指出,与会各方就消除一切威胁地区安全与稳定的行为达成一致,并确认美国在地区盟友面临威胁时将确保其安全,显然也有针对伊朗的意味。但是,阿拉伯国家对拜登鼓噪的“中东防空联盟”并未形成共识,阿拉伯国家的内部矛盾以及技术标准不统一等障碍,也很难在短期内建成“中东防空联盟”,伊拉克甚至直接表示反对。

从本质上来说,主要针对伊朗的“中东版北约计划”与当前美国的伊核谈判政策存在内在矛盾。就在拜登访问中东之前,美国和伊朗刚刚在卡塔尔多哈进行重启伊核协议的谈判。美国的如意算盘是通过伊核协议制约伊朗,通过“中东防空联盟”满足盟友安全利益。目前美国实行两手政策,在推进伊核协议谈判的同时,组建反伊地区联盟,将使受到刺激的伊朗难以接受,甚至有可能中止伊核协议谈判,并以更加大胆的核开发和激进的反制措施回应反伊阵营的挑战。

针对拜登不断对伊朗发出的警告,伊朗总统莱希表示,美国政府一再强调对伊朗施加空前压力,但伊朗绝不会从“正当且合乎逻辑的立场”退缩。美方必须认清现实并从过往经验中吸取教训,而不是重复对伊朗极限施压的“失败经历”。

最后,拜登不断强调防止中俄填补中东“真空”,也并未得到中东国家响应,中东国家的战略自主和大国平衡外交更趋成熟,并非拜登的片言只语所能改变。 

当前,美国和西方已经把中东和非洲视为与中俄进行战略竞争的重点区域。在不久前刚刚结束的北约马德里峰会上,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承诺,将为非洲和中东国家提供更多支持,以抗衡俄罗斯与中国在这些地区日渐增长的影响力。

在沙特吉达举行的峰会上,拜登声称美国“不会离开”中东,留下一个“由中国、俄罗斯或伊朗来填补的真空”。事实上,中国早就明确过无意填补“真空”的中东外交原则。2016年,习近平主席访问中东,在埃及发表演讲时明确提出了中国中东政策的“三不原则”:中国不找代理人,而是劝和促谈;不搞势力范围,而是推动大家一起加入“一带一路”朋友圈;不谋求填补“真空”,而是编织互利共赢的合作伙伴网络。在中东地区,中国更多是本着“以发展促安全”的理念来参与中东事务,中国跟中东各方都保持着友好合作,甚至过去中美在中东也有较多合作,比如在反恐、打击海盗等方面。

但是,随着美国对中国定位的改变,近年来,美国不断施压中东国家,要求他们对中国的投资进行审查,对中国承办的项目施加阻力,拒绝中国的5G项目等等。但中东国家很清楚,中国在经济、科技、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有巨大的优势,也与其经济转型发展存在巨大的契合性。所以,针对拜登的挑拨,沙特外长朱拜尔明确表达了继续保持与中国合作的意愿。

至于俄罗斯,苏联解体以后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曾经一落千丈,但是近年来,俄罗斯利用叙利亚危机和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重返中东。目前,俄罗斯在安全、军购、能源、反恐领域与中东国家有很多合作。即使是俄乌冲突爆发后,包括以色列、沙特在内的很多中东国家都没加入到美国制裁俄罗斯的阵营当中,更多展现出一种中立姿态,这也充分彰显出俄罗斯在中东的影响力。

有趣的是,就在拜登刚刚离开中东后,俄罗斯总统普京马上访问伊朗,并将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伊朗总统莱希举行会晤。而参加此次会晤的中东大国土耳其在俄乌冲突中更是在多方之间进行平衡,甚至就芬兰、瑞典加入北约和美国进行讨价还价。这些都是中东地区大国关系日趋平衡的体现,但美国一味挑拨地区国家之间内斗,并且把中东事务引入大国战略竞争,显然不利于中东的发展与安全。

总之,美国当前在中东面临的是无法挽回的衰落,并突出体现为硬实力和软权力的双重衰落和危机。

https://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9078475

初审 / 编校 / 责任编辑 / SISU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