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束定芳:研究真问题,构建新生态——中国外语教育教学的瓶颈与出路

【观点评论】 2021-04-01 作者 / 束定芳 来源 / 《中国外语》2021 年第 1 期(节选) 315 0

语言切换


中国外语教育教学中的所谓真问题,就是外语教学实践中存在的现实问题——形成瓶颈的问题。国内外语类刊物每年发表大量有关外语教学的研究论文,很多研究涉及了一些外语教学实践中长期存在的老大难问题,但由于研究的设计并不直接针对这些问题,因此相关的研究成果并没有能够提供真正解决这些问题的思路和方案,也缺乏针对这些问题的深度调研或改革实验,这些长期存在或新出现的问题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善或解决。

基础外语教育面临的现实问题

在基础教育阶段,我们必须面对外语教学中的以下问题:

不同地区外语学习的起始年级不一样,如何体现教育公平?

起点不一样,对课程标准的实施和要求是否有所不同?如果说,外语学习的起始年级不一样,但最终高考考试的要求一样,这意味着什么?是默认不同阶段开始的外语教学效果一样,还是说不同阶段的外语教学的内容和侧重点可以不一样?如果这样的话,要求不同地区、不同学校实施同一个课程标准是否合理?

中小学外语课堂教学的应试导向如何破解?

日常的外语课堂教学应该排除应试的干扰,虽然呼吁了很多年,但在很多地方仍然没有实质性的改善,除了平时的课堂教学中把语法和词汇知识作为教学的主要内容外,学生语言能力的训练主要是通过刷题。到了初三和高三年级,很多学校的外语课堂教学基本不教新内容,一大半时间是用来做模拟题或者讲解试题的。

高考英语一年两考对英语教学有何影响?

虽然这一举措目前只在上海地区试点,但根据有关部门的高考改革方案,这将逐步在全国范围内推广。

一线教师的普遍反映是这一政策的初衷也许是好的,但是实际上将对高三甚至高二的正常课堂教学造成冲击

一些学生如果对第一次的考试结果感到满意,那接下来的半年基本上就不会再愿意上外语课,甚至不再接触外语,这与学习外语的初衷和目标是相违背的。

如果他们对第一次的考试成绩不满意,那就要参加第二次考试。这一阶段的外语学习主要是通过刷题,这对提高外语考试的成绩也许有帮助,但对提高实际的外语能力并无好处。

这样,一年两考的改革举措除了加剧外语教学的应试倾向以外,并不能促进学生外语能力的提升,也没有起到减轻学生学习负担的作用。 

新课标提出的选修课程要求如何实施?

《普通高中英语课程标准》(2017 年版)提出了有条件和需要的学校可以开设相应的选修课程,包括实用英语课程和第二外语等,但实际上因为这些课程和高考并无直接关系,绝大部分学校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或师资条件来开设这些课程。既然这样,课程标准的指导性和可行性如何体现?

中小学生是否需要学习两门以上外语?

多语种人才的培养对中国参与国际事务和全球治理至关重要,欧洲许多国家优秀中小学学生同时选修两门外语,我国部分地区的学校也有成功的试点,但这一模式是否可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在有条件和需求的学校进行推广或实验?谁来组织?

中小学外语教研机制如何改进?

中国基础教育阶段不同层级的教研员制度在世界上可能是极具特色的一种教学管理、指导和监督制度,一个地区的教研员的视野、水平、胸怀等在很大程度上会决定该区域外语教学研究的水平,甚至区域内外语师资水平和教学质量的水平;如何不断提升教研员的素质,加强对教研员的选拔、培养、管理和评估,以完善这一教研制度?

中小学教师专业发展如何开展?

目前,教育部和各地方教育管理部门有各种各样的教师发展方案和举措,包括各类人才计划、培训计划,如国培计划等,但惠及面有限,培训内容也不完全符合教师和教学的实际需求,实际效果有待提高。

教材和教学资源的编写和评估如何实施?

目前国家对中小学教材高度重视,中小学教材的编写和审核已有一套完善的管理机制,但对课外教学资源的编写和评估,特别是各种应试培训材料,以及培训机构使用或提供的教材或教学资源还没有相应的审核制度。

寻找答案:构建外语教学研究和实践新生态

作者认为,要解决以上提到的各类阻碍中国外语教学发展的关键问题,一方面需要我们借鉴国际的理论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另一方面需要我们了解我国外语教育存在问题的深层次原因,提出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为此,我们需要构建一个新的外语教学理论和实践的生态体系:理论研究要为实践服务,要研究真问题。理论研究者要深入基层,深入一线,尝试用理论指导实践,同时,认真调研中国学生学习外语的真实情况,总结、提炼、推广好的实践经验,推进一线教师理论素养和研究能力的提升,丰富理论研究成果,不断提升一线教师的教学实践能力。

在全国层面,相关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术机构应发挥专家的力量,做好顶层设计和评估监督;学术共同体以及重要学术刊物应该形成合力,组织研究机构和知名学者分工合作,重点攻关有关课题,特别是 “瓶颈问题”;各地的基础教育管理部门和中小学应该寻求与高校外语教学研究机构或研究者的合作,主动配合和支持外语教学研究者和教研员研究、指导本地区或本校的外语教学实践,同时加强与家庭和社会的联动,充分发挥家长和培训机构应有的作用,形成新的、健康的外语教育生态。


【本文节选于《中国外语》2021 年第 1 期】

【作者简介】束定芳:上海外国语大学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英语教育教学研究基地首席专家,《外国语》主编,中国认知语言学研究会会长,全国高校外语学刊研究会秘书长,教指委大学外语教学副主任委员,国际认知语言学研究会常务理事(2015-2017),兼任上外附中校长。

初审 / 编校 / 梁文慧 责任编辑 /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