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刘中民:大变局下,面对这场大疫,中阿体现守望相助的价值支撑

【观点评论】 2020-07-14 作者 / 来源 /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1090 4

语言切换
  • 【摄影 | 】

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体系一直处在不断的变化与调整之中,恐怖主义、金融危机、新冠疫情三次大规模的非传统安全危机既是国际体系复杂变化的体现,同时也构成了国际体系深刻变革的重要原因。新冠疫情对国际体系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和冲击,涉及国际体系的观念、力量、制度等一系列领域,并突出体现在国际格局、国际安全、国际秩序、全球治理等国际体系具体层面的深刻变化。在新冠疫情引发国际体系深刻变化的情况下,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在抗击新冠疫情过程中守望相助、密切合作,巩固深化了中阿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但是,中阿双方也必须认识和应对国际体系变化对中阿合作的挑战,进而进一步推动中阿双方关系健康发展。

第一,在价值观层面,面对纷繁复杂的颇具破坏性的思想、思潮,中阿双方应以人类命运共同体观念为核心加强信任建设。

新冠疫情在思想和观念层面最严重的消极影响在于,加剧了国际社会在思想和思潮等方面的观念分裂,近年来不断加剧的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种族主义、排外主义、单边主义等思潮更趋严重,这是当前国家治理困难加剧、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受阻的观念基础。中阿双方作为有着悠久文明和历史的民族,都具有重视集体、包容他者、扶贫济困的道德价值,这既是中阿能够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守望相助的价值支撑,更应成为推动中阿卫生健康共同体、“健康丝绸之路”、中阿命运共同体建设的信任基础。

第二,在国际格局层面,美国作为全球霸权力量“衰而未落”,其破坏性作用异常强大,中阿双方应尊重彼此核心利益,深化利益共同体建设。

冷战后两极格局瓦解已经近30年,而新的国际格局始终未能形成。在此过程中,国际格局变动异常缓慢而复杂,美国衰落并非源于以往崛起大国挑战而发生的战争,而是源于黩武扩张、内部治理衰败以及数次非传统安全威胁的冲击,而疫情进一步暴露了美国内部治理衰败、国际责任缺失、全球领导力衰退等一系列内外危机。美国已出现严重的不适应,但其作为传统世界霸主异常激进的自私自利、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行径的破坏性作用异常突出。

以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各自面临的挑战为例,无论是美国加剧与中国的战略对抗,人为制造“新冷战”和“修昔底德陷阱”,在台湾、香港、新疆、西藏、南海等问题上伤害中国核心利益;还是在中东地区出台偏袒以色列、支持以色列兼并巴勒斯坦领土的所谓“世纪协议”,以及推动地区国家对抗的策略,都是其力量“衰而未落”情况下不负责任做法的体现,并对中国和阿拉伯国家的核心利益造成了严重伤害。中国和阿拉伯国家必须认识到当前国际格局的复杂性及其对彼此核心利益的挑战,并把尊重彼此核心利益作为双方战略合作的重中之重。

第三,在国际安全层面,国际关系面临非传统安全危机与传统安全并存和深刻互动的严重危机,中阿应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新安全观,深化安全合作尤其是在非传统安全领域的合作。

冷战结束以来尤其是进入21世纪以来,生态环境恶化、恐怖主义、金融危机、流行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日益凸显,并且促进了全球的国际合作,如2001年“9·11”事件后的全球反恐合作、2008年金融危机后G20框架下的全球治理合作等。但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在当前的大疫情面前,不仅没有产生类似以往的国际合作,反而是国际合作的严重不足乃至在疫情责任面前各种形式的“甩锅”。在应对疫情过程中,世界许多国家尤其是欧美国家各自为政、以邻为壑、合作不力、推卸和转嫁责任、退群脱钩等行为广泛存在,并产生了严重的消极影响。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作为传统世界霸主异常激进的自私自利、孤立主义和单边主义行径,以及在疫情形势下不断挑起大国在传统安全领域的竞争,其不负责任的地区政策也是加剧传统热点问题的重要根源,其结果是在传统安全领域的战略竞争和地区热点问题不仅没有延缓,反而在进一步加剧。近期中国周边和中东地区面对的一系列传统安全压力加大、热点问题加剧等,都与美国的上述做法有关。因此,中国在周边倡导新安全观的同时,也“倡导在中东实践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支持阿拉伯和地区国家建设包容、共享的地区集体合作安全机制,实现中东长治久安与繁荣发展。”

第四,在全球治理层面,全球治理面临着观念分裂、领导缺失、制度失灵等一系列危机,中阿双方应在全球治理的宏观协调、功能性治理、地区和国家以及非国家行为体的治理等各层次加强全球卫生治理的合作。

在国际社会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全球化的倒退、全球治理领导缺失、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受阻、全球治理结构日趋碎片化等一系列危机,都反映了全球治理所面临的严重危机。中国是世界大国,阿拉伯世界是国际社会的重要战略板块,面对全球治理的危机,中阿双方都有改革、完善和推动全球治理的责任。全球卫生治理是复杂的多层次结构,在宏观层面包括以联合国、G20为代表的全球治理的国际领导协调机构;在功能性治理方面是依靠世界卫生组织等专业性国际组织;在具体落实和执行层面则需要地区组织、国家、非国家行为体等一系列治理主体的广泛参与和支持。在抗疫过程中,中阿双方在上述三个层次均与各方进行了广泛合作,但又均存在巨大的提升空间。在未来中阿合作论坛的建设中,应把加强全球治理合作作为论坛的重要内容加以建设,切实加强中阿双方在全球治理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同时推动全球治理的完善和进步。

(作者刘中民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教授)

初审 / 编校 / 王筱萱 责任编辑 / 吴琼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