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环球网】| 金锋:疫情激发欧盟强烈生存意志

【观点评论】 2020-05-06 作者 / 金锋 来源 / 环球网 781 13

语言切换
  • 【摄影 | 】

新冠肺炎疫情改变着世界,也改变着欧洲。疫情加速了欧盟的危机,也给了欧盟走出危机的历史机会。整体上看,若把欧洲至今的抗疫分为上下半场,可以说,上半场疫情把欧盟推到生死存亡的边缘,而下半场的欧洲正在惊醒,有可能起死回生。

27个欧洲国家组成的欧盟在疫情到来之前就已陷入空前危机:英国脱欧给联盟带来剧烈创伤,不仅给欧盟的预算捅了个大窟窿,也激起了对欧盟价值的新一轮怀疑。2月底、3月初疫情在欧洲暴发,彼时的欧盟没有发出灾难来临的预警,没及时向意大利等重灾求救国家伸出援手,没能有效应对成员国之间封锁物资、关闭边界的混乱局面。

笔者在与欧洲学者交流时一再听到失望的声音:大疫肆虐,大敌当前,布鲁塞尔不见了,疫情可能成为欧盟“棺木上的钢钉”。一位德国知名作家说,早就看到疫病危险,但欧洲就是视而不见,没有做好准备,甚至在疫病出现后缺乏防疫物资和检测工具,“政治家们太幼稚”。看到中国采取大规模果断措施抗击疫情,欧洲还认为威胁只是在遥远的东方发生,甚至认为中国的防疫措施“用力过猛”:不应该封城限制人们的行动自由,没必要人人戴口罩,不能用大数据协助防控,不应引起人们的恐慌。直到2月初,还有权威的欧洲研究机构和专家相信,新冠病毒的危险度远低于流感。

可以说,抗疫上半场欧盟措手不及,尽管危机早已经被看到,但疫情仍像是“突如其来”,将欧盟推入生死之地。

疫情暴发让欧洲遭受“致命一脚”,以至于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伊申格尔形容疫情已经触及欧盟的生存问题,“不仅要救人,还要救欧盟”。

随着危机加剧,作为欧盟传统支柱的法德轴心开始在磨合中发挥作用,马克龙总统一如既往振臂高呼,欧洲处于“真理的时刻”,要有更多雄心和更大勇气,为欧洲奠定新的基础;默克尔总理理性冷静,表示欧洲抗疫和恢复经济需要财政支持,德国准备为此“做出显著贡献”,欧洲在危机时刻要团结一致,展现出一个“命运的共同体”。观察家们称,法德两国和它们的领导人如此不同,但它们又能这样不情愿地开展互补合作。而恰恰这种不情愿的合作可能更是成熟的合作,这是欧盟生存下来的基础,也是德法实现各自全球影响力的前提。而且,与美国试图垄断新冠疫苗不同,德国总理默克尔要求就疫苗进行全球共研共享,美欧之间的抗疫主张和由此展现出来的道德品质显然不同。

如果疫前的欧盟更多时候是个“好天气俱乐部”,遭受着疫情冲击的欧盟则要历练出承受暴风骤雨的生存能力。对现在的欧盟来说,活下来是关键。基于这种视角,可以把上月欧盟峰会通过的一揽子拯救计划看作欧洲抗击疫情下半场的开始,5400亿欧元的投入不仅仅是财政和经济问题,也象征着欧盟强烈的生存意志在萌发,进一步抗疫和振兴欧洲经济的措施还将陆续出台。德国将在下半年担任轮值主席国,危机制度建设将作为振兴欧盟的重要内容受到重视和推动。危机是产生凝聚力的催化剂,史无前例的新冠疫情危机给了欧盟重整一体化进程、深化制度改革、提升整体活力和实力的时机。

一般预测,疫后的世界格局将更加纷繁复杂,无论愿意与否,可能更加猛烈的大国之争势必波及欧洲。自身的利益和悠久文化的骄傲让欧洲难以顺从任何一方,生存,并在大国纷争中发挥“中间人”作用,已经是布鲁塞尔和欧盟主要成员国首都越来越热议的共识性话题。的确,世界的和平真的需要一个能够胜任“中间人”角色的欧洲,而这首先得是一个团结和有力量的欧洲。欧盟的政治和社会精英们需要清晰地意识到并紧紧抓住疫情危机给予欧盟起死回生的历史机会。这个历史机会可能很短,可能随着疫情的结束便消失不见,可能危机一过一切就又回到喋喋不休的从前。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研究员)

初审 / 编校 / SISU 责任编辑 / 吴琼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