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澎湃新闻网】 | 汤蓓:甩锅疫情恶化之责、掩盖党争:特朗普污名化疾病的政治私利

【观点评论】 2020-03-25 作者 / 汤蓓 来源 / 澎湃新闻 329 1

语言切换

自3月中旬美国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恶化之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开始改口将其称为“中国病毒”。虽然被质疑此举“帮不到任何人”,特朗普依然我行我素。特朗普试图借助将传染性疾病变为国家安全议题的语言,用新问题炒作旧议程,以实现政治私利。

疾病如何命名绝非小事

新冠肺炎是新出现的传染性疾病,在名称使用上确实经过了比较混乱的阶段。早期“新型冠状病毒”的叫法甚至让一些人误认为该病毒最早出现在2012年——当初MERS病毒被发现后,一度也被叫做“新型冠状病毒”。之后,国家卫健委根据感染后的典型症状,暂时将之称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

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于2月11日先后发布了相关的国际通用名称,将病毒的名称定为“SARS-CoV-2”,而将其引起的疾病正式命名为“Covid-19”。

根据世卫组织2015年发布的新型传染性疾病命名最佳实践的建议,研究人员、卫生官员以及媒体应当使用中性客观的术语,以尽量减少对国家、经济体和人民不必要的负面影响。“猪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这些名称为国际旅行、商业贸易设置了不合理的壁垒,并引发了对动物的不必要的屠杀,这些都可能对部分人口的生计造成影响。

更为严重的是,疾病的污名化可能导致针对特定人群和国家的歧视甚至是暴力。在中世纪的欧洲,每逢瘟疫出现,总是首先指责犹太人,用屠杀和驱赶犹太人来作为发泄恐惧的出口。历史上的亚洲国家也深受其害。虽然麻风病早已流传于世界各地,但19世纪中叶随着西方列强殖民帝国的拓展,这一疾病被“重新发现”,并被当作中国、印度、日本等亚洲国家“属于落后文明”的证据。

即便在科学与文明进步的今天,这种现象依然远未消除。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华尔街日报》捡起了历史中的陈词滥调,将疾病暗喻为国家与地区身体上的缺陷。一些国家中出现了针对亚洲族裔的仇视性暴力攻击,美国的一小撮新纳粹分子,似乎也由此嗅到了借机攻击犹太人的血腥味。可见,疾病与病毒的名称绝对不是一件小事。

被政治利益决定的“说话之道”

3月16日,特朗普首度在推特中使用了Chinese Virus(中国病毒)一词,显然违反了世卫组织确立的规范。世卫组织的回应中强调,病毒没有国界,不区分种族肤色和财富,“任何人都会后悔把病毒和种族联系在一起”。
对此,中国外交部也多次严正表示,这是对中国搞污名化,中国人民对此强烈愤慨、坚决反对,“敦促美方立即纠正错误,立即停止对中国的无端指责”。

但是,特朗普显然没有流露出任何悔意,在此之后,每次进行新闻发布会时都使用这一说法。作为国家元首,为何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自然是有政治利益。

特朗普使用这个词的含义非常明确,即要把疾病造成的威胁偷换为外部国家造成的威胁——这与美国为了应对疫情而进行的安全化动员密不可分。

3月13日,特朗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释放更多资金用于应对疫情。3月18日,特朗普自称“战时总统”,并启动《国防生产法案》以促进医用物资生产。特朗普使用这一说法之时,也正是美国防控疫情不利的经济后果开始显现之际。美联储宣布降息至零利率,次日股市竟然迎来史上最大跌幅。

具体说来,强行将中国和美国内部的疫情联系起来,捏造一个所谓“外部威胁”的意象,对特朗普政府的“好处”在于:

第一,消除总统关于疫情威胁前后矛盾的说法。3月9日,特朗普发推特称去年美国有3.7万人死于普通流感,但并未影响生活和经济,还要人们“好好想想”现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死亡人数根本不可与之同日而言。言犹在耳,这时却要宣布战时状态,特朗普需要一个障眼法蒙混过关。抛出“X国病毒”的说法,暗示着疫情之所以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不仅仅因为其影响本身,而且在于它与其他国家存在密不可分的关系。由此还有一个附带的好处——虽然逻辑上根本站不住脚——即特朗普本人对于美国国内疫情恶化“不用负责”。

第二,试图掩盖两党在经济刺激计划上的矛盾。特朗普最初提出这一说法的推特,内容就是表示应当向航空等行业提供救助。这条推特只是前奏。上周开始,美国国会就一项2万亿美元的经济救助计划争论不休,民主党认为该法案偏袒大企业,而且给予政府分配资金的过度权力——政府可以在六个月以后才公布对企业捐助的详细情况。这等于给了特朗普政府决定企业存亡的生杀大权。通过应对所谓的外部威胁的国家安全话语为这项计划提供政策动力是共和党的策略之一。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指责民主党人在玩拖延游戏。特朗普也在一旁助攻,要国会“原封不动”地通过法案:“要速战速决,现在不是讨论政治议程的时候”。

此外,也不能排除美国试图通过污名化方式消解中国积极抗疫以及向很多国家慷慨相助的国际影响。在这次全球疫情应对中,美国显然不打算扮演任何领导角色,但也不希望中国对国际体系规范的影响力上升。

尽管对污名化带来的后果并非一无所知,但在明确的政治利益推动下,特朗普仍公然无视疾病名称问题上存在的明确国际规范和共识。美国这种诋毁他人,转嫁责任,寻找替罪羊的做法,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既不道德,也不负责,不仅对美国自身的防疫工作没有丝毫帮助,对促进国际社会的抗疫合作也丝毫没有帮助。

特朗普政府应当正视疾病威胁

这场疫情开始之后,美国就一直试图通过传统安全的应对路径解决问题:撤侨、断航、甚至争论要不要让本国老年感染者回到国内,试图用“隔断”方法在美国营造一种置身“堡垒”中的虚假安全感,以至于防疫准备松懈,浪费了中国争取到的时间窗口。特朗普政府压低疫情发展曲线、不压低经济增长曲线的想法是很好,但却没有提出一套可行的解决方案。
更为糟糕的是,特朗普本人的态度总是和其政府制定的政策背道而驰。虽然一周以前政府就明确提出民众应当减少外出,保持社交距离以延缓病毒传播,而且已经有多个州下达命令要求餐馆、酒吧关闭,并禁止大型聚会,特朗普却公开表示“我们去工作吧!这个国家不是为了关闭(shut down)而建立的。”

他一面宣布疫情已是国家安全威胁,但却对纽约市长白思豪建议动用美军后勤系统快速调拨物资并部署军事卫生人员的建议置若罔闻。虽然美国国内医疗防护物资奇缺,总统却迟迟未真正行使《国防生产法案》授予的权力。

在国际上,美国的表现也乏善可陈。除了刻意炮制有害言论,对日本、欧洲等传统盟友也是毫不留情地单方面实施旅行禁令。3月15日,德国媒体还爆出美国试图收买德国企业,以便该企业未来生产的疫苗仅供美国一国使用的新闻。“美国优先”的口号,在这场疫情里充满表现出了冷漠和自私的面相。

但是,病毒造成的威胁和传统军事威胁的性质迥然不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独善其身,彻底御病毒于国门之外而获得百分百的安全。只有协调合作、共同防御,才有可能真正打赢这场看不见敌手的战争。

中国外交部也多次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对疫情政治化,停止对中国污名化,停止诋毁他国。希望美方某些人能明白,采用混淆视听、甩锅别国的伎俩无助于美国战胜疫情挑战,无助于抗疫国际合作。并敦促美方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为世界各国携手抗击疫情、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发挥建设性的作用。

(汤蓓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副研究员)

初审 / 编校 / 王筱萱 责任编辑 / SISU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