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文汇报》l 陈琦:纸上谈兵式“脱欧”进一步撕裂社会,约翰逊会成为英国的赵括?

【观点评论】 2019-09-06 作者 / 陈琦 来源 / 文汇报 356 9

语言切换
  • 【摄影 | 】

在约翰逊看来,英国“脱欧”迟迟不得兑现,在于欧盟不愿重新谈判、不愿做出让步,而欧盟之所以如此,在于英国议会中有留欧分子和“软脱欧”分子拉后腿。既然阻力来自国内外,那么先打压国内的反对,以统一的姿态对欧盟进行强势外交,以“无协议脱欧”的双输局面来胁迫欧盟让步,从而实现约翰逊 “留着蛋糕,并且吃掉蛋糕”的构想。

在这样的逻辑下,约翰逊一上台便组建了由“硬脱欧”派政客主打的“战时内阁”,一方面摆出认真准备“无协议脱欧”的姿态,一方面催促欧盟重开谈判之门。最能体现其强硬作风的一着棋,就是8月28日宣布暂停议会,休会期限为9月12日至10月14日,通过减少议会的工作时间来摆脱掣肘。

约翰逊的“脱欧”策略看似详细周密,实则纸上谈兵,不仅面临太多不确定性因素,也未能直击“脱欧”困局的本质问题。而他关闭议会之举,挑战“议会主权”的宪政原则,激起强烈反弹,引发更严重的意见对立,完全在意料之中。

约翰逊这种“勇敢者游戏”的前提,是欧盟在“无协议脱欧”面前,一定会对英国让步。他没有向民众说明,如果欧盟没有让步,“无协议脱欧”对英国意味着什么。事实上,以欧盟的经济体量和行为动机,并不存在一定要向英国低头的必然性。从经济体量上讲,欧盟是英国的七倍,两者根本不是同一个重量级;从行为动机上讲,如果让“脱欧”的英国获得比以往更多的利益,将直接威胁到欧盟自身的生存意义。

以“无协议脱欧”作为谈判策略,不论真假,既不成熟,也不负责。英国“脱欧”面临今日的困境,有着政治、经济、发展理念、法律传统、身份认同等诸多深层次的原因,议会中的意见分歧只是深层次矛盾的表象。约翰逊以为“脱欧”无法实现的根本原因只是在于议会存在不同意见,只要施展“禁言术”即可万事大吉,可谓本末倒置。

“休会”战术在程序上合法,却是对已形成默契的政治传统的破坏,对英国政治文化而言,影响恶劣。君主立宪、议会主权、代议制民主,是英国政体的三大支柱,是历经数百年的斗争和妥协,最终凝练而成的政治层面的“定海神针”。2016年,当时的卡梅伦政府为了安抚部分保守党民众,在没有取得广泛社会共识的情况下偏离“代议制”,采取了全民公投这一所谓“直接民主”的形式,开启了持续至今的社会撕裂。

从约翰逊的作为来看,其三大口号之一的“团结”,不是英国传统政治所理解的包容与妥协,而是党同伐异、排斥异己。他的内阁由清一色的“硬脱欧”派组成,为“脱欧”而“脱欧”,一上台便“清洗”与己意见不一的前朝阁员,而且全然不顾整个社会对“无协议脱欧”这一最坏局面的忧虑。议会(parliament)从英文构词上讲,就是共商国是的“说话之地”,而他在临近“脱欧”的重大时刻关闭议会,且否认路人皆知的政治动机。在议会就防止“无协议脱欧”进行提案时,约翰逊威胁将反对自己主张的保守党议员开除出党,这种做法反而激起多达21位保守党议员的倒戈,其中不乏党内富有影响力的高级成员。

在议会夺取了“脱欧”主导权之后,约翰逊以提前大选为反制,一方面自恃支持率目前高于主要对手工党领袖科尔宾,另一方面借重新大选清洗保守党内的留欧派,提升与欧盟谈判的底气。只是这次再遭失败,议会驳回了他提前大选的动议。当然,就算真的提前大选,也将是当代英国最难预测结果的大选之一,很有可能出现“悬浮议会”,“脱欧”进程彻底陷入瘫痪。

挑战“议会主权”遭遇连续的失败,约翰逊宣称现在是“人民与议会的斗争”。以2016年全民公投的结果作为唯一的民意标杆,给议会贴上“反民主”的标签,无疑是一个出格的危险的口号。约翰逊对民众做出“留着蛋糕,并且吃掉蛋糕”的许诺,在后真相、情绪化的时代,这种夸大的空头支票,树立假想敌的民粹式的口号,往往成为机会主义政客迅速登上权力舞台的捷径。如果说,“脱欧”派在2016年将欧盟树立为一个侵害英国主权和利益的假想敌,拉开了政治纷争,约翰逊将议会描述为违逆英国民主的假想敌,无疑更有伤害性。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副教授陈琦

初审 / 编校 / 吴琼 责任编辑 / 吴琼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