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解放日报·上观新闻】| 唐见端:以色列这回为何没对哈马斯下重手?

【观点评论】 2018-12-04 作者 / 唐见端 来源 / 上观网 408 0

语言切换
  • 【摄影 | 】

不久前爆发的加沙冲突以双方停火而迅速平息。这个结局出乎意料,从2008年至今,不管出于何种原因,只要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以色列都是痛下杀手,持续打击。如2008年的“铸铅行动”和2012年的“防务之柱”行动,都沿袭了这一路数。这一回,内塔尼亚胡不顾内阁二号人物反对坚持停火,导致防长利伯曼辞职,使执政联盟及今后大选蒙受影响。另一方面,哈马斯把停火称作是自己的政治胜利,因为好战分子利伯曼被赶出了以色列内阁。而以色列这回不顾国内政局影响,一改打痛对手才收手的惯例,只是点到为止,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因素。

一,哈马斯实力增强。以色列对加沙封锁已达十年,在巴勒斯坦人眼里,加沙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监狱”。生存状态如此恶劣,加上以色列不断的军事打击,哈马斯实力却反而有所增强。这回冲突起因是以色列特种兵潜入加沙刺杀哈马斯军事高官,但刺杀计划被哈马斯截获,而此前以色列类似行动从未失手。由于哈马斯缺乏经验,刺杀依旧得手。随后,不顾前来接应的以战机猛烈轰炸,哈马斯对以色列特种兵展开追杀,导致一名以军中校丧生。哈马斯追着以色列特种兵打,这听来似乎是天方夜谭,但的确发生了。哈马斯还用俄制反坦克导弹击中一辆以色列军用巴士,事后反复播放这一视频,宣称导弹击败了以色列内阁。在哈马斯实力增强之后,以色列如故技重施,效果未必如同以前。

二,联阿压伊目标不能偏离。伊朗是以色列的头号对手,其支持哈马斯牵制以色列的策略也世人皆知,所以通过打击哈马斯来反制伊朗原本顺理成章。但近年来以色列在美国协调下,着力加强与阿拉伯国家关系,争取形成以阿联手打压伊朗的局面。去年底,沙特与以色列合作关系从幕后走向前台;上月,内塔尼亚胡20年来首访海湾国家阿曼——后者一直被认为是伊朗的朋友,两起事件是以色列谋大局的具体表现。

倘若以色列这回对哈马斯下重手,重创对方毫无悬念,但必然会伤及众多巴勒斯坦居民,这会让沙特等阿拉伯国家面子下不来。因为如今沙特已与以色列公开联手,此时,一向强调教派忠诚的沙特如对同属逊尼派的巴勒斯坦人伤亡不做表态,那将会给伊朗提供绝佳的政治炮弹。什叶派的伊朗会说,教派差异不同从来不是问题,政治站队才是关键所在。

三,着眼新的以巴协议。以色列强化与阿拉伯国家关系,压制伊朗只是目标之一,更大的目标是一劳永逸地解决巴勒斯坦问题。作为解决巴以问题的基础,“两国方案”得到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广泛认同,但以色列从未认真对待这一方案。据半岛电视台报道,特朗普上台后,其女婿兼中东顾问库什纳和沙特王储萨勒曼制定了一个名为“避难所”的新巴以方案,主要内容为,巴勒斯坦让出约旦河西岸约一半地区;被以色列定居点包围的西岸巴勒斯坦城镇由约旦管辖;作为回报,在巴勒斯坦另一处土地加沙地带,埃及割让与加沙接壤的西奈半岛一些地区,使其并入加沙;这个支离破碎的巴勒斯坦国首都在耶路撒冷郊区,而耶路撒冷市区将成为以色列永久首都。

约旦河西岸陆地面积5600多平方公里,加沙只有360多平方公里,这一明显损害巴勒斯坦人利益的方案是否行得通暂且不说,但以色列和埃及都朝这个方向积极努力。一年来,在美国推动下,埃及一直在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奔走,努力促成双方长期停火;而以色列则出动军队帮助战力不济的埃及军队在西奈半岛打击恐怖分子。对埃及来说,让以色列帮助西奈反恐是当务之急,而今后是否割让西奈、以何种形式割让,都属未定之天;至于维护加沙和平,那对埃及百利而无一害。对以色列来说,加沙长期停火有助于新方案实施,因为只有加沙稳定,才能吸纳被从约旦河西岸逼走的巴勒斯坦人。

四,俄罗斯强硬施压。今年9月,在以色列用“调包计”诱使叙防空部队击落一架俄罗斯侦察机、导致多名俄军身亡之后,以俄关系急剧紧张。除了迅速把S-300防空导弹运抵叙利亚之外,俄罗斯还明确表示,将对叙利亚实施打击的外国军机实施电子干扰。以色列让俄军机被其盟友击落,在俄罗斯看来是对其双重羞辱,性质比几年前军机被土耳其击落更为严重。

事情走到这一步源于这样一个背景,以色列与俄罗斯此前达成默契:在叙利亚对南部反政府武装发动进攻时,以色列不加干预;作为回报,俄罗斯将约束伊朗在叙行动。其后双方都履行承诺;以色列没有援助叙南部反政府武装,俄罗斯则要求伊朗所支持的武装组织远离以色列边界。此后,以色列空军长途奔袭叙北部阿勒颇地区,并声言伊朗必须完全撤出叙利亚,同时要求俄罗斯帮助其做到这一点。但俄对此未作承诺,事实上也没法做到这一点。就此以色列对俄罗斯是不满的。

S-300被部署到叙利亚之后,以色列一再宣称不会因此停止袭击叙利亚,还称可以直接摧毁导弹系统。不过自S-300部署后,以色列并未对叙发起空袭。应该说,以色列的确具备摧毁该导弹的能力,前提是导弹完全由叙利亚操控,但以色列不能确定这一点。而据以色列《国土报》军事撰稿人阿莫斯·哈莱尔观察,俄军与以军近来在热线通话时口气越来越强硬,而普京也排除了近期与内塔尼亚胡会面的可能性。哈莱尔认为,俄方已多次向以方传递了这一信息:允许以色列任意打击叙境内伊朗目标的“现状”已经一去不复返。

而在前不久纪念以色列开国元首本-古里安的大会上,内塔尼亚胡就加沙停火时说了这样一番话:“在危机时刻,在做出事关安全的生死抉择时,公众有时不能成为必须对敌保密的决策参与方。”这段话一明一暗透露了两个信息。明的是,加沙停火原因无需公众知情。暗的是,以色列目前遇到了危机。以实力而论,有能力且有理由让以色列陷入“危机”的国家,目前只有俄罗斯。由此,摆脱加沙纠缠,认真应对俄罗斯压力,这很可能是以色列猝然罢手的主要原因。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智库理事唐见端)

初审 / 编校 / 蔺含笑 责任编辑 / 吴琼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