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环球时报》| 廉德瑰:想拿印度做棋子,日本恐难如愿

【观点评论】 2017-09-14 作者 / 廉德瑰 来源 / 《环球时报》 322 2

语言切换
  • 【摄影 | AFP】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今天开始对印度进行访问,据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先前透露,此次日本将拉印度一起强化对朝鲜的压力,除此之外,两国还将就经济合作交换意见。但正如很多分析人士所言,日本与印度合作的战略考量远非公开发表的那么简单,中国才是两国心照不宣的潜台词。

在一些日本战略设计者的心里,中国这个近邻早就不如印度那个“远亲”了。日本在外交上的“远交近攻”战略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接近印度显示了日本对印政策的如下方面:

外交战略上视印度为大国。从2000年起,当时的日本首相森喜朗访问印度,就把日印关系定位为“21世纪全球性伙伴关系”,从而揭开日印关系史上新的一幕。2005年4月,小泉纯一郎访印时强调日印是“亚洲新伙伴关系”,还提出关于“全球性伙伴关系”的“新战略焦点”概念。2006年,印度总理辛格访问日本,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战略性全球伙伴关系”,从此,两国关系首次具有了“战略”意义。这一年,日本外务省亚洲局新设“南亚部”,具体负责印巴及东南亚事务,显示了日本重视印度的姿态。

日本认为印度是个新兴大国,日本应该支持印度迈向市场经济,使其成为亚洲地区的“建设性伙伴”。所以,日本多年来一直通过扩大对印度的ODA援助和经贸交流加强双边关系,把对印度的经济援助定为日本外交战略的重要支柱之一。

结盟战略上视印度为伙伴。日本强调的日印战略关系有一个重要“侧面”值得注意,那就是两国共同牵制中国的崛起。日本认为中国力量增大,会破坏美日对中国的力量平衡,必须把印度拉进来抗衡中国的力量增长。日本一些人之所以觉得中国这个近邻不如印度这个“远亲”,还因为他们认为印度是一个民主国家,日本与它有共同的价值观念,互相之间不会发生冲突,甚至可以成为战略合作的对象。

所以,日本想拉印度“入伙”,建立美、日、澳、印“四国战略对话”机制,安倍晋三早就想与印度谈“四国战略对话”问题,方法是先形成一个四国“松散的结合体”,随后逐步推动这种合作走向深入。日印两国于2014年8月发表联合声明,把两国关系定位为“特殊战略伙伴关系”,日本一般把友好国家定位为“战略伙伴关系”,这里的“特殊战略伙伴关系”,意味着日本希望把日印两国关系升格为“准同盟关系”。

海洋战略上视印度为要冲。日本把印度看做遏制中国海洋战略的重要棋子。印度位居连接印度洋、中东与东亚的海上交通线上,特别是作为印度洋的关键国家,在北印度洋海上通道具有重要战略意义。日本从印度洋到马六甲海峡运输的原油占其进口量的80%,海上运输通道安全对日本至关重要,前首相野田佳彦曾强调印度是从中东运输资源的海上通道的要冲,海上通道安全对双方的利益也都是生死攸关的。 

另外,在日本看来,如果在东海有日本,印度洋有印度的话,那么在南海却没有一个较大国家抗衡中国。为了支援南海沿岸小国,日本认为如果中国在印度洋威胁到印度安全,印度势必对南海插手进行牵制,因此日本加强与印度合作具有更广泛的意义。在此思路下,2012年日本与印度共同设立了关于南海安全保障的局长级磋商机制,还商定两国海军扩大联合训练的规模。

当然,印度是个具有大国意识的国家,其外交战略的基本原则是不结盟,最终印度能否按照日本的战略设计成为日本对抗中国的棋子或海洋战略中的一个筹码,还要看印度的战略文化思考与日本是否合拍。印度外交的灵活性和独立性,也许决定了它不会像日本那样抱住某一国的大腿狐假虎威。另外,日印两国在国情方面也有很大差别,印度要维护其在印度洋的霸主地位,未必喜欢与别人分享利益。印度也是一个海陆国家,必须兼顾海陆两方面的安全,一头倒向海洋国家,未必是其最佳选择。这就难怪日本有人叹息:“日印关系还远没有达到理想的水平”。

中印两国间有领土争端,这给了日本可乘之机,但在中日印的大国博弈中,经济也是一个稳定器,中印贸易是日印贸易额的4倍,中国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如果印度不犯战略性错误,该不会成为别人的棋子。日本非要在中印之间分个亲疏,搞远交近攻,到头来可能不会有多大收效。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日本文化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初审 / 编校 / 责任编辑 / 顾忆青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