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中国国防报》| 钮松:哈马斯将与伊朗渐行渐远

【观点评论】 2017-09-10 作者 / 钮松 来源 / 《中国国防报》 194 0

语言切换
  • 【摄影 | 】

2017年9月1日,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钮松副研究员在《中国国防报》发表评论文章《哈马斯将与伊朗渐行渐远》(见《中国国防报》2017年9月1日第23版),全文如下:

近日,哈马斯新领导人,曾任巴勒斯坦总理的“务实派”哈尼亚称,在5年的关系动荡期后,哈马斯与伊朗的关系得到了修复,哈马斯再次得到了来自伊朗的经济和武器援助。

随着20世纪80年代末,哈马斯在第一次“巴勒斯坦大起义”中的崛起,以及90年代初法塔赫携手以色列政府共同开启奥斯陆进程,巴以双边关系逐渐演进为法塔赫、哈马斯与以色列两国三边的关系,这种局面在2005年以军撤离加沙,哈马斯最终独占加沙之后逐渐明朗。

与法塔赫所代表的巴解组织寻求建立与以色列并存的世俗巴勒斯坦国不同,哈马斯长期以来高举“消灭以色列”的大旗,其目标是建立一个覆盖整个巴以地区的巴勒斯坦国。

奥斯陆进程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因此法塔赫得到了大国的有力支持。哈马斯由于拒绝参与奥斯陆进程,对以和解,再加上其激进的宗教政治背景,其国际处境相当孤立。而伊朗在历经伊斯兰革命和两伊战争以后,也被国际社会空前孤立,再加上其反以立场和宗教政治色彩,很快拉近了伊朗与哈马斯之间的距离,于是哈马斯长期接受伊朗的经济和武器援助,成为伊朗介入巴以局势的重要切入口。伊朗同时支持哈马斯与黎巴嫩真主党,形成对以色列的南北合围之势,近年的黎以战争、加沙战争等确实在原本复杂的巴以局势上火上浇油。

但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伊朗及其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力挺叙利亚巴沙尔政权,他们都具有什叶派背景,这就与逊尼派背景的哈马斯产生了巨大冲突。哈马斯反对真主党干预叙利亚危机,与巴沙尔政权也断绝了关系,这必然对哈马斯与伊朗的关系造成极大冲击,双方之间的“蜜月”因此暂告一段落。

今年5月,哈马斯接连作出纲领与领导人调整,哈马斯新的《纲领及政策文件》首次接受“以1967年边界为基础建立独立的巴勒斯坦国”,其新任领导人哈尼亚也含蓄承认以色列的存在,并恢复与伊朗的关系,其平衡“外交”初现端倪。而这都对哈马斯改善与以色列和伊朗的关系起到了推动作用。

不过,目前哈马斯虽然重新接受伊朗的军事与经济援助,但在对以态度上,双方实际上已经拉开了距离,伊朗通过哈马斯推进其反以政策的有效性,长远看只会呈下降态势。即便如此,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消除,这又为伊朗与哈马斯之间各取所需提供了机会:伊朗期望能让哈马斯最大限度地牵制以色列,而哈马斯则希望通过获得伊朗援助来增强对以博弈的能力。虽然伊朗期望通过介入巴以局势而在伊斯兰世界获得更多影响力,但无论是在民族主义还是教派政治上,与伊朗都存在着天然的落差,愈发务实的哈马斯只会与伊朗渐行渐远。

初审 / 编校 / 责任编辑 / 顾忆青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