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法国历史上最难预测的大选第一轮投票即将到来

《文汇报》| 王丽云:“四虎”争跷跷板,谁能坐上去

【观点评论】 2017-04-21 作者 / 王丽云 来源 / 《文汇报》 365 4

语言切换

 法国史上最难预测的总统选举并没有因4月23日第一轮投票日期的逼近而变得面目清晰。据4月19日的最新民调显示,尽管中间派前进党候选人马克龙(23%)和极右翼国民阵线候选人勒庞22.5%的民意支持率仍然领先,但谁也不敢就此断定,两人必进第二轮。一方面,民调只能呈现大致趋势,无法排除所有不确定性因素;另一方面,尽管目前来看,左派党内候选人阿蒙已无力回天8%,但右翼共和党候选人菲永19.5%和激进左派“不屈的法兰西党”候选人梅朗雄19%与马、勒的差距并不大。因此就民调结果看,4个人都有可能进入第二轮。不过很多民调机构认为,极右翼候选人小勒庞进入并败于第二轮是大势所趋。也就是说,小勒庞将很可能步老勒庞的后尘。

对极右翼的恋与恐

法国人或者大部分西方人对具有民粹倾向、民族感超强的极右翼的恐慌由来已久。当2002年老勒庞克服重重困难,逆袭进入第二轮时,所有法国人都吓了一跳。同时这让人意识到,极右翼已然成长为一股可怕的力量。15年后的今天,历史会不会在小勒庞身上重演? 这要取决于当下法国人对极右翼是迷恋多一点,还是恐慌多一些。

笔者时常听到法国人表达对极右翼的恐惧,但鲜有机会接触支持极右翼的选民。417日晚,小勒庞在巴黎天顶体育馆举行拉票活动。尽管笔者因其独具种族色彩的移民政策有所顾虑,但还是选择前往。体育馆周围布满了宪兵、警察,层层安检,整个气氛与下午的马克龙的拉票活动现场截然不同。入场后,可以明显注意到,来者基本是“正统法国人”,鲜有移民面孔。两个发言人讲完后,小勒庞终于出场,几乎所有人都从座椅上弹起,高喊着她的名字,群情亢奋。笔者旁边坐着小勒庞的一个“铁粉”。他说,小勒庞是唯一一个不断强调法国国家概念的候选人,宣扬爱国主义,而不像马克龙等,始终将法国置于欧洲这个框架之内,淡化国家概念。针对笔者在其移民政策上的疑问,他回应道:“我们非常欢迎那些尊重我们国家价值观念的移民。非洲、阿拉伯国家的移民将自己国家或宗教的观念带入我们国家,并居住于此,法国人民却缴税养着他们。”

这一观点从侧面点出了极右翼纲领的逻辑所在。支持这个党派的选民应该更多地是受其纲领吸引,这也可以间接解释,为什么小勒庞支持者中确定投自己候选人的比例非常高,达到76%-78%。或许这次小勒庞难逃老勒庞的命运,但如果新政府一直不作为,导致经济持续不景气、高失业率无法缓解、移民和难民问题加重、恐袭威胁加剧,到那时候,离极右翼上台也就不远了。

让人举棋不定的候选人

目前,就民调结果来看,最有可能与小勒庞在第二轮对阵的是马克龙。但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笔者:支持马克龙的选民中有多少人是奔着他的纲领去的呢?或者换句话说,有多少人是被他的个人魅力吸引过去的呢?马克龙今年39岁,有朝气,曾担任经济部长,后脱离奥朗德政府自立门户,自称“前进党”,吸引了不少追随者。他似乎代表了一股新生力量,可以为法国传统的经济社会体制带来活力。但光鲜亮丽的外表下掩藏了怎样的实质呢?当时马克龙参选,外界对其批评最多的是“没有具体纲领,均泛泛而谈”;细读其纲领,粗线条确实比较多,不少政策也比较模糊。

相比而言,菲永的纲领较完整、清晰。许多政策“对症下药”,可以切实缓解“就业、经济、移民、安全”等首要问题,比如延长工作时间,逐步推行39小时工作制;给予企业更大的自主权,利用企业拉动经济、就业;政府减税、减负;借鉴德英等国经验,制定移民限额等。但再完善的政策纲领也无法改变菲永“吃空饷”、以权谋私的丑闻。有人会反驳:这类事件在政界是常态。但问题是,丑闻在临近大选时曝出且被媒体大肆报道、并严重影响参选资格的目前只有菲永。舆论的力量是强大的、可怕的。419日,菲永和朱佩无奈取消了参观巴黎“42学校”的行程,因为许多学生想以“还钱,弗朗索瓦!”作为欢迎语。笔者也曾不止一次地听到法国民众说“菲永连门都没有”。

尽管如此,菲永身后强大的支持团队不容小觑,萨科齐、朱佩先后从“阴影”中走出,为菲永拉票。这股力量会不会将菲永推进第二轮? 巴黎高科电信学院的5名学生基于大数据作了一个大胆的预测:小勒庞和菲永在第一轮投票中将分别获得24.13%和21.77%的选票,晋级第二轮;马克龙得票率为20.32%,无缘决赛。这个预测的可信度有多大?我们无从得知。但它确有一定说服力,因为支持小勒庞和菲永的选民中,确定投自己候选人的比例是最高的,而马克龙和梅朗雄阵营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选民仍犹豫不决。

目前来看,梅朗雄进入第二轮的可能性比较小。一方面,阿蒙并没有放弃竞选以入梅朗雄阵营,因此梅朗雄在民调支持率中不断上升的趋势也戛然而止;另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梅朗雄代表着另一个极端,他宣称将建第六共和国,完全打破第五共和国格局,但法国民众或许更期盼改革,而非“革命”。虽然梅朗雄没有小勒庞那么可怕,但他也是大部分人的梦魇,法国人会极力阻止第二轮出现勒—梅对决局面。

所以,马克龙或菲永进入第二轮的机会应该相对较大,那谁的机会更大一些呢?马克龙代表着新生力量,他在经济和社会上的完全自由化为法国民众带去了喘息的机会,象征着改革的希望,但其政策停留在理论层面上的可能性很大;而菲永是传统大党的衍生品,政策相对保守,尤其是在社会方面,但其政策具有很大的现实性。

法国人准备好迎接一位史上最年轻的总统了吗? 或迎接一位见面只想对其说“还钱,总统”的人?423日晚的结果或许可以为我们揭晓答案。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与巴黎三大联合培养博士)

初审 / 编校 / 王雪娇 责任编辑 / 顾忆青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