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报》王恩铭:美式民主已经走向破裂边缘

【观点评论】 2017-01-12 作者 / 王恩铭 来源 / 《中国社会科学报》 642 8

语言切换
  • 【摄影 | Graphiq】

“多数人治理国家”民主原则遭受奚落。众所周知,民主制要义之一是多数人执政,以确保政府体现和代表社会大多数人的利益。查看一下2016年美国大选投票结果:得民众选票第二多者特朗普当选总统,而赢得民众选票最高者希拉里却“名落孙山”。这样的结局显然有悖于民主制基本原则——多数人统治。这一方面揭示了美国“国父们”制定“选举人团”制度时对多数人执政的疑虑和防范,另一方面也暴露了美国民主机制严重滞后所导致的致命性缺陷。当今西方民主国家,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实行“选举人团”这种有违民意的过时机制。2000年,小布什以少于民主党竞选对手戈尔54万张选票入主白宫;时隔不足16年,特朗普在低于其民主党对手希拉里近200万张选票的情况下接过美国总统权杖。如果拉美国家左派领袖以如此悬殊选票宣布胜利,或者俄罗斯自由派在议会选举中赢得多数选票、但无法获得杜马多数议席,估计美国白宫或者国务院发言人会大放厥词,指责这些国家操纵政体,与世界民主潮流背道而驰。然而,一旦涉及美国本身,尽管民众呼声高涨,如取消“选举人团”制度或允许“选举人”顺应大多数选民意向投票等,但美国社会精英仍不为所动,拒绝放弃“赢者通吃”游戏规则。

“一人一票”民主精神遭受践踏。我们知道,民主精神主要体现在“一人一票”原则上,以确保人人不仅生而平等,而且权利平等。然而,美国两党初选过程中实行的“超级代表”制显然旨在证明,“超级代表”手中的一票之分量远远大于普通人选票之分量,因为这些“超级代表”不必由各州初选产生,而是作为党代表参加全国党代表大会,且其选票取向不受任何制约。更严重的是,大选过程中,上百万美国人被名目繁多的“规则”剥夺选举权利。譬如,目前为止,美国数州法律禁止犯有杀人、放火、谋杀等罪行的人参加选举,即使他们改邪归正也无济于事。据统计,因这类法律而失去投票权利人数达百万,其中黑人占三分之一。更有甚者,美国有不低于34个州实行相当繁琐乃至苛刻的选民登记制度,要求选民提供合法有效证件,导致许多民众因一时无法“证明自己是自己”而丧失选举权利。举例来说,一些州法规定,驾驶证为合法登记证件,众多穷人(尤其是黑人)无钱购车而不具有驾车证,并因此而无法登记参加选举。还有不少州要求选民提供出生证原件,不少常年搬家者或一时无法补办出生证者,便被认为“自动”放弃投票。有些州更是在投票时间和地点上“大做文章”,蓄意把时间和地点安排得让人不便,致使一些缺少交通工具、工作时间调整困难的人群(其中黑人、穷人居多)因此而心灰意冷,“放弃”自己手中的一票。一位共和党选举战略谋士对此曾毫不掩饰地评论说,“选举是一场政治斗争”,不这样做怎么行?上述种种现象表明,源于各种人为制造因素,“一人一票”民主精神在美国总统选举中已遭到严重践踏。

参与民主制(participatory democracy)方式名存实亡。世人皆知,民主力量和民主生命源于民众的广泛参与,它是确保民主永葆活力的基础,也是民主存在的依据。一旦广大民众不愿或厌恶参与总统选举等政治活动,民主制度本身便成了问题。纵观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投票率为近20年来最低,而且两党竞选团队忙于互相谩骂、相互诋毁,把民众最关注的问题置之脑后。高达1亿有资格投票者放弃行使他们神圣的选举权,这说明大量美国民众缺少参与意愿和热情。这种参与热情低落固然与候选人相关,但更主要的还是普通老百姓对美式民主制度失去信心,对美国政治运作方式感到厌倦。若把美国投票率与西方其他民主国家的民众投票率作一比较,其民主制失信于民之程度就更“昭然若揭”。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最新公布的成员国公民投票率统计数据,澳大利亚为91%,比利时为87%,土耳其为84%。相比而言,美国近些年来的投票率却一直在60%以下徘徊,足见参与民主制在美国已名存实亡。如果说民众广泛参与是民主制度的保障,那么,美国现在如此低下的投票率不是把美式民主推向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地步?

人民当家作主这一民主精髓严重变质。长期以来,美国人最引以自豪的是林肯总统为美国民主制度所作的定义,即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政府。然而,近几十年来,美国政府很大程度上已严重背离民主这一至关重要的原则。据美国媒体报道,目前这一届美国国会是美国历史上最富裕的一届,大多数议员为百万富翁,其平均收入是美国普通百姓收入的14倍。更能说明问题的是,候任总统、亿万富翁特朗普目前为止提名的政府内阁成员大多为腰缠万贯者,金融界大鳄和工商界巨贾也不是个别现象,导致美国一些报刊发出惊呼,质问特朗普政府是否等同于“富豪俱乐部”,旨在搭建一个“由大企业商人组成、让大企业领袖掌舵、为大企业利益谋利的政府”。正是美国政府不断变质,日益脱离林肯“民有、民治、民享”的民主政府精髓,有美国学者在考察研究了政府官员平均收入及他们制定的经济和税收政策后指出,当今美国政府已然蜕变成“富有、富治、富享的政府”。设想一下,由富得冒油的政客们组成的政府会真心诚意地为平头百姓谋利着想吗?更严重的是,政府一旦堕落成“富豪俱乐部”,人民还可能真的“当家作主”吗?

两党立场极化导致妥协这一民主真谛成为稀缺物。略知民主制度者都知晓,妥协是一种政治艺术,是民主体制顺利运作的润滑剂,是执政党与在野党的合作基础,更是维护和捍卫社会利益最大化的基本保障。然而,近20多年来,伴随着美国政治版图以“红州”与“蓝州”为标记划分出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政治立场不断走向极化,衍生出弗朗西斯·福山所说的“否决政体”。两党如此对立极化之直接后果,就是挤压双方让步条件,导致妥协空间狭窄甚至消失。近几年奥巴马常常绕过国会,以行政令方式代替立法途径来推行其政策就是“否决政体”作祟之结果。事实上,为了捍卫奥巴马留下的“政绩”,民主党国会领袖们已经发话,他们将仿效当年共和党与奥巴马“对着干”的战略战术,不妥协、不让步,竭尽可能把“否决政体”进行到底。若特朗普执政后果真出现这种局面,美式民主必走向僵局无疑。届时,政客们毫发未损,或许还可以为自己积攒些政治资本,但普通民众却将遭殃,成为民主和共和两大党派权力争斗、无所作为的牺牲品。显然,在妥协精神缺失的前提下,民主不仅无法保护民众的利益,而且还可能使其意义丧失殆尽。

综上所述,再加上总统选举过程中的金钱运作、媒体不公、透明度缺失和民众对两党的不信任等因素,美式民主已尽显其严重缺陷,走向破裂程度。林肯当年曾说:“一幢破裂的房子难以矗立。”美式民主是否能有效运作,世人将拭目以待。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授、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初审 / 编校 / 责任编辑 / 顾忆青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