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澎湃新闻 | 王文新:奥朗德力挺的瓦尔斯能否使社会党“咸鱼翻身”?

【观点评论】 2017-01-10 作者 / 王文新 来源 / 澎湃新闻 407 8

语言切换
  • François Hollande et Manuel Valls 【摄影 | Didier Ferey / KCS PRESSE】

2016年最后一个月,法国政坛再起波澜:12月1日,奥朗德总统宣布弃选,成为第五共和国历史上首位不谋求连任的总统。12月5日,总理曼纽埃尔·瓦尔斯(Manuel Valls)宣布辞职,次日奥朗德任命53岁的社会党人贝尔纳·卡兹纳夫(Bernard Cazeneuve)为总理,组成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第39届政府,以及奥朗德总统的第5届政府。

卡兹纳夫总理的“班子成员”几乎是2016年2月11日瓦尔斯第二届政府(俗称“瓦尔斯2”)的原班人马,仅有的变化是布律诺·勒鲁(Bruno Le Roux)接替卡兹纳夫担任内政部长,另外把分别负责政府与议会关系和负责法语区事务的两名国务秘书对调。因此回顾一下去年初“瓦尔斯2”的班底有助于我们了解新政府的组成。

重组政府,挽回民意

相较于2014年4月2日组成的“瓦尔斯1”,在2016年初这次重组中,共有4名部长离职,10名新人入职,新政府共计38名部长和国务秘书,比上届增加6席。这届政府中激进左翼党(PRG:Parti radical de gauche)占3席,泛绿阵营3席,无党派1席,其余皆为社会党人士,平均年龄53岁。除了外长洛朗·法比尤斯(Laurent Fabius)离职并担任宪法委员会主席之外,还有四点引人注目的变化:

(1)曾于2014年3月31日离任的前总理埃罗接替法比尤斯担任外交部长;

(2)泛绿阵营强势入阁:包括来自欧洲绿党(EELV:Europe Écologie Les Verts)的艾玛纽埃尔·科斯(Emmanuelle Cosse)、绿党(Ecologistes)领袖让-万森·普拉瑟(Jean-Vincent Placé)和泛左阵营(DVG:Divers gauche)巴尔巴拉·彭丕丽(Barbara Pompili)三位部长在内,重组后的政府“染绿”显著;

(3)加上本次重组之前司法部长克里斯蒂娜·托比拉女士(Christine Taubira)的辞职,外交、经济、司法、国防、内政等主要部长席位全部由男性担任;

(4)男性和女性部长在政府中各占19席,完全实现了奥朗德竞选时的承诺。(这次布律诺·勒鲁担任内政部长后,男性比女性多一名。)

对当时这次重组,瓦尔斯解释是总统和他本人都希望组成一个富有经验、坚强的政府。奥朗德随后在电视上对法国民众说,这应该是一个有所行动、改革、前行并保持步调一致的政府,新政府应保护法国民众、保护就业和生态,并面对记者追问,称自己并未有换总理的想法,夸赞瓦尔斯富有才华和权威地领导了一个步调一致的团队,另外自己没有退路、将把自己的总统职责履行到底。

透过这些官面言辞,参考法国过去一年的政治动态,笔者分析认为,当时这次政府重组的真正用意是为了扩大和强化政府的政治基础,并藉此挽救并提升奥朗德总统低迷的民意,为社会党参加2017年大选做准备。

社会党能否在大选中“咸鱼翻身”?

奥朗德总统自2012年当选以来,民意一直低迷不振,并影响到社会党和整个左派的民意。在2015年的地区选举中,右翼阵营得票率总计40.24%,左翼32.12%,极右翼的国民阵线27.10%。2015年11月13日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奥朗德总统曾获得民众的广泛支持,但随后很快又重回颓势。

去年2月9日《解放报》(Libération)发表的Viavoice民调结果显示,四分之三的法国人不希望奥朗德重新当选总统。面对这种危机,奥朗德总统需要采取更有力的挽救措施:首先就是清除政府中不和谐的声音制造者和能力不强的成员,例如因意见不合而辞职的司法部长托比拉和一贯以“干蠢事”著称的文化部长弗勒尔·佩尔兰(Fleur Pellerin)等;让70岁的政坛常青树法比尤斯“退居二线”、重新启用前总理埃罗也是为了增强政府的效能以及对总统路线的执行力。尤其是一下引入三位绿营人士,更是凸显奥朗德总统欲借他们在去年地区选举中的表现、巴黎气候峰会和生态问题对民众的影响来提升自己民意的急迫心情。激进左翼党领袖让-米歇尔·拜雷(Jean-Michel Baylet)的加盟亦是为了扩大政府的政治基础和影响力。

这次奥朗德总统弃选、瓦尔斯辞职并宣布参选总统,以及卡兹纳夫新政府的组成,是社会党内部达成妥协和筹划的一连串动作。奥朗德民意不高,政绩乏善可陈,主动弃选、支持年轻且与其关系良好的瓦尔斯参选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卡兹纳夫政府基本沿袭瓦尔斯的班底,实际是因为社会党已经没有充裕的时间、精力和资源重新组成一个新政府,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留守政府”,以支持瓦尔斯和社会党在大选中放手一搏。

但从目前政局看,瓦尔斯竞选的前景依然黯淡。卡兹纳夫总理沿袭的这套“瓦尔斯2”人马在过去九个多月时间里,并未产生原来预计的政治影响力。例如对启用埃罗等元老,公众并不十分买账,有网友揶揄说,既然能把埃罗总理找回来,那就一定能够找回失踪至今的MH370航班。

另外,大幅增加绿营的席位固然有助于提升政府形象和自己的民意,但这三位“绿色”部长本身就严重不和,普拉瑟是与艾玛纽埃尔·科斯吵翻了才另立新的绿党,彭丕丽则是退党单干。这都使得社会党政府的民意持续低迷。相反,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候选人、代表中右翼选民利益的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以及极右翼“国民阵线”(Front National)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其民意都远高于左翼和社会党人。

瓦尔斯除了要通过将于2017年1月底举行的党内初选,之后更要面临上述两位对手的强有力竞争。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法国社会“右转”的可能性很大,法国政府可能将只有“卡兹纳夫1”,不会再有“卡兹纳夫2”。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法语系主任、教授,本文首发于作者的个人博客,澎湃新闻获授权转载)

初审 / 编校 / 责任编辑 / 顾忆青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