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中国社会科学报》王恩铭:美国白人基督徒人数大滑坡

【观点评论】 2016-09-18 作者 / 王恩铭 来源 / 《中国社会科学报》 4127 17

语言切换

自英国新教徒1607年移居北美弗吉尼亚詹姆斯墩,尤其是自英国清教徒1620年登陆北美马萨诸塞普利茅斯后,美国长期以来一直自认为基督教国家,且是一个以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新教徒(WASP)为主体的基督教国家。21世纪初,哈佛大学宗教比较学教授黛安娜·艾克(D. Eck)在其《美国宗教新走向》一书中,论述了美国如何从一个所谓的“基督教国家”转变成世界上宗教信仰最多元斑驳的国家。最近,美国“公共宗教研究所”创建人兼总裁罗伯特·琼斯(R. Jones)的《白人基督教美国的终结》新著宣称,长期以来以白人基督教为主体的美国正在逐步消失。这一变化不仅涉及美国宗教版图的重新绘制,而且将对美国政治、社会和文化的走向产生深远影响。

美国白人基督教徒人数比例骤降

琼斯的研究基于过去40年有关美国宗教信仰的调查数据。首先,在18—29、30—49、50—64和65岁以上的4个年龄组人群中,白人基督徒的人数,除了在65岁及以上年龄组中仍保持明显多数外,其他年龄组中的比例已不具优势,其中50岁以下年龄组处于少数地位。这意味着白人基督教在美国宗教版图中正在失去整体性优势。其次,30岁以下的年龄组比例低得惊人。65岁及以上的白人中,每10人中有近7人为基督徒,但18—29岁白人人群中,每10人中不足3人信仰基督教。这说明美国白人基督教后继乏人。最后,美国白人中,基督徒人数比例与年龄呈反向态势:年龄越高基督徒越多,年龄越低基督徒越少。这一趋势表明,随着白人高龄基督徒人数逐渐下降,而白人低龄人群又不为白人基督教组织提供“新鲜血液”,白人基督徒人数将不可逆转地继续下滑。

美国白人基督徒人数比例下降之原因

基于对美国宗教版图改变之追踪调查,琼斯指出,白人基督徒人数比例之下降主要源于两个方面的原因:美国人口结构的大变化;美国白人年轻一代对教会组织的厌烦和拒绝。首先是移民模式变化。美国1965年移民法制定之前,移居美国者白人居多,该移民法实行之后,新移民中来自拉美和亚洲的人占绝对多数。它不仅导致美国人口结构重组,且引发宗教组织力量对比发生相应变化。其次是白人出生率变化。自20世纪60年代爆发“性解放”和“性革命”运动以来,美国白人中“丁克族”人数攀升,同时,非白种人出生率却呈有增无减趋势,导致出现白人婴儿年出生率低于少数族裔人群婴儿年出生率的现象。在移民模式和出生率变化这两个因素的“双面夹击”之下,美国白人基督教组织严重受挫,教徒人数骤降。

如果说人口结构变化对白人基督教带来的是一种外部冲击,那么,白人基督教组织内部发生的变化带来的则是一种内部震荡。这种人口结构变化始自20世纪60年代下半期,是一个历经半个多世纪的持续性冲击,其影响缓慢渐进。相比较而言,白人基督教组织内部发生的变化,对白人基督徒人数下降造成的威胁更为严重。因为,这种冲击来自内部,源于白人基督教组织内部的年轻一代。如果说外部人口结构变化带来的是一种渐进缓慢性影响,内部自身变化造成的却是一种剧烈快速影响,令众多白人基督教组织措手不及、难以应对。

美国白人年轻一代对基督教组织的拒斥

白人基督徒人数近40年来一直呈下降趋势,近10年来下降呈两个特点。一是白人年轻一代对基督教组织的冷漠甚至拒斥;二是白人基督教右翼组织也受波及。据琼斯资料统计,美国基督教主流教派如“美国新教圣公会”、“基督教循道宗教会”和“长老会”等组织,近30年里信徒人数骤降,从1988年占全国人口总数的24%,下降到2012年的12%。目前,美国基督教主流教派人数占全美人口比例基本稳定在12%。琼斯认为,主流教派本来在宗教教义和宗教礼仪上及社会文化问题上大多持温和开明姿态,教徒人数下降不足为奇。令诸多白人基督教派别乃至整个美国感到迷惑不解的是,过去10年里,以福音派等为代表的美国右翼宗教派别也出现了信徒人数下滑的趋势。1988年,仅福音派新教徒人数就占美国全人口总数22%;时至2008年,该比例下滑至21%,其信徒人数下降幅度远远低于基督教主流教派人数递减幅度。但2015年福音派教徒人数比例已下滑到全美人口总数的17%。曾几何时,以白人为主体的基督教福音派在20世纪80—90年代的美国政坛上呼风唤雨,在诸多社会文化问题的争论中起着主导性作用。随其人数的大幅下降,基督教福音派的政治社会影响力无疑将严重削弱。

白人基督教教派“流失”的人群中,年轻人居多。何种原因导致这批“80后”和“90后”背弃自己家庭的传统宗教教育,脱离父辈们长期隶属的教会组织,成为没有任何教会归属的人群?为解开这个谜,“公共宗教研究所”对18—33年龄段人群做了调查。琼斯从调查反馈中总结出了这样四个原因。其一,接触了更多外部世界后开始不信上帝;其二,接受了教育后认为宗教与科学相抵触,无法同时相信两者;其三,谋生繁忙,无暇顾及“上帝”;其四,难以认同基督教福音派在同性恋问题尤其是同性恋婚姻问题上的顽固立场。琼斯强调说,前三个原因属常见性问题,每个宗教派别都在所难免。第四个原因值得关注,因为它是导致白人基督教派别尤其是福音派组织教徒流失的根本原因。70%的年轻教徒承认自己离开教会组织的主要原因,是教会在同性恋问题上的批判和否定的立场,使他们深感被疏离,有一种遭受排斥的感觉。与其被教会“抛弃”,还不如自己“离弃”。其结果就是白人基督徒人数锐减。

美国白人基督徒人数下降后的影响

白人基督徒人数比例锐减无疑对美国社会产生了重大的影响。首先,美国宗教版图发生变化。根据琼斯的数据统计,美国基督徒人数下降主要发生在白人人群,黑人基督徒人数基本持平,趋稳定状态;以信仰天主教为主的拉丁裔美国人也没有经历大的教徒下降变动。按琼斯的说法,美国近40年来的基督徒人数下降主要出现在白人人群。这对基督教新教与其他宗教派别力量对比无疑会产生重大和深远的影响,甚至对白人与其他人种的政治张力产生微妙的作用。其次,白人基督徒人数减少的主要是年轻人。这意味着,白人基督教组织日趋老龄化。在有生力量日益削弱的情况下,白人基督教对美国政治和社会的影响力自然会相应削弱。再次,如同当今美国社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独立派人士一样,美国宗教界也出现了日益增多的“无宗教组织归属”的人群。如果说前者是对美国两个主要执政党的失望和不信,后者则是对美国主要基督教派别的疏离和不悦。一个是对政治失去信心,另一个是对宗教放弃幻想。两者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存在着内在的联系,因为美国政治和宗教始终存在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譬如,相对保守的共和党长期以来得到保守宗教团体的鼎力支持,而相对开明的民主党则一直受到宗教改革温和派别的拥戴和支持。从这个意义上讲,白人基督徒人数的下降,尤其是白人新教福音派人数的锐减,其直接“受害者”是美国共和党;得到少数族裔人群和开明宗教派别支持的民主党显然是白人基督徒人数下降的直接“受益者”。最后,美国文明基于犹太—基督教文明和古希腊、古罗马文明两大基石,其价值体系和道德根基都与基督教文明息息相关。白人基督徒人数下降,不仅意味着白人在美国宗教版图上所占比例的缩小,而且意味着白人基督教在维持和监护美国传统文明力量消长上的弱化。短期来看,这可能增加美国“文化战争”的变数;长远来看,它则会促使美国对自己的宗教体系重新定位,对自己的宗教使命重新思考。

(作者单位:上海外国语大学美国研究中心)

初审 / 1 编校 / 金海玥 责任编辑 / 顾忆青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