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人物> 为人师表> 正文

SISU一起守“沪”:写给身边熟悉又陌生的你

【为人师表】 2022-04-20 作者 / 常君怡 张燕姿 俞霖霞 刘琦 来源 / 党委宣传部 学工党委/学生处 后勤工作管理处 468 1

语言切换
  • 【摄影 | 】

  • 【摄影 | 】

  • 【摄影 | 】

  • 【摄影 | 】

  • 【摄影 | 】

编者按:近日,《新民周刊》官方微信刊发了上外学子采访保洁阿姨的文章《我在封闭的上外当保洁员,每天都像在“打仗”......》这些我们身边默默无闻、日复一日的“阿洁”,其实早已是我们洁净校园离不开的人。

今天,我们来看看一位2020级SISUer写给“阿洁”的一封信,看看信的背后有着怎样动人的故事呢?

致阿洁的一封信

亲爱的阿洁:

也许你并不会看到这封信,你也并不知道我的名字。其实,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只好叫你阿洁。因为你的双手和双肩,承担起了宿舍区的一方洁净。

我,只是你周五工作的助手,我的工作服荧光闪闪,干净整洁;而你的工作服早已浣洗褪色,每天都会溅上新的痕迹。

再度反弹的疫情,对你的生活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每天清早,你抱着一大捆黑色塑料袋,站在高过你胸口的垃圾桶旁边,撕开一只只塑料袋的边缘,费力地系在桶上。上海的春雨,冷得刺骨。你那被冻得通红的手,上面细小的伤痕还依稀可见;雨衣套在你干瘦的身上,不甚合适;帽檐时不时掉落,遮挡你的视线,你只好用沾满菜汤的手套去扶。

天色稍明,几位同学下了楼,将手里提着的垃圾丢入桶中。前一日的垃圾还未清理干净,新一日的垃圾已至。围着几个桶忙里忙外,这就是阿洁每天的工作。疫情封校,环保玻璃餐盒利用率低,一人一日三餐N盒,使得宿舍区垃圾桶吞吐量骤升。然而,这些塑料餐盒却是垃圾中的干垃圾,躺在桶里的它们还要再被挑出来,整理成摞,单独收集。因此,所有的干垃圾,阿洁都要再精加工一遍。

但是,这些出现在你工作中的精加工程序并没有越来越少。没有倒干净的餐盒、夹着几块橘子皮的面纸、被遗忘在包装袋里的一块饼干......它们在给你增加工作量的同时,也给你带来了一些困扰。你时常需要隔着又厚又大的手套对它们进行挑拣,遇到一些难打开的餐盒,你又不得不摘下手套,但稍不注意,锋利的餐盒塑料边便会在你的手指处硌出几道红印。处理完难打开的餐盒后,有时忙得忘记了,你连手套也来不及再带上,便又继续投入匆忙的分拣工作中。就这样,你的手又泡在了油脂灰尘塑料的混合物里。

在对垃圾进行后续处理前,需要先把这些装满垃圾的袋子从桶里拉出来,于是你费劲地把桶放倒,一手抵住桶,一手奋力拉。半人高的一袋垃圾,系紧封好,你身子用力向后倾,拽着秤砣般的垃圾一步一步挪动到楼后的角落。

你跟我说过的话寥寥无几,大多都是关心。“什么时候核酸”、“宿舍学习方便吗”、“这么早下楼,来得及吃早饭吗”......其他关于你的记忆,就是每次帮你撑口袋,开餐盒,追赶被风卷走的塑料袋回来之后的一声声“谢谢”。我自己,只是个懵懂、对垃圾分类好奇的孩子,但逐渐,我也意识到,我只是你充满艰苦辛劳的日常工作中一小块碎片的见证者,甚至曾经,我也间接为你的双手和双肩施加过工作量。我不曾对你真正说过谢谢,可你,却说了那么多声。

我时常会想,我是我自己,是SISUer,那么天天忙碌在二期公寓的阿洁是什么身份?是熟悉的陌生人?是不关己的工作人员?还是默默无闻帮助我们的亲人?是的,阿洁就像儿时抚养我们的祖父母,都是不怕脏和累,天天弯着腰跟在我们后面收拾残局的亲人。

疫情封闭管理,垃圾成倍激增,如果没有阿洁,我们看到的就不再是空荡的校区,而是成山的垃圾。我帮助的,只是阿洁中的一位,除了你,还有很多阿洁,你们共同撑起了艰难时刻的上外。你们每日辛苦劳累,却从来不觉,你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生活环境更舒适,为了我们的学习生活更顺利。

最近疫情管控更加严格,我不能再帮你开餐盒、撑口袋,但是阿洁的工作并没有停止。大白很温柔,保安很可爱,但是阿洁,很辛苦,很安静,很值得爱。

亲爱的阿洁,我想真诚地对你们说一声——谢谢。

常君怡

上外新闻传播学院广告学2020级本科生

作者手记:

文/常君怡

返校后,突发的疫情打乱了同学们的脚步,从最开始的忙乱和担忧,到现在即使听到封楼的消息都会安安心心翻开书本开启新一天的学习和阅读,离不开每一位守护者的付出。感谢的话即使说了千遍也还是难以完全表达出我内心里的所感所想,但在这里,我还是想对所有的守护者说,感谢你们!感谢这个过程中所有的老师同学,以及我书信里以保洁阿姨为代表的所有学校后勤保卫工作人员。

写这封信的初衷很简单。第一,希望默默无闻、辛勤工作的阿洁们,能被更多的人看到。第二,希望大家看到我的所感所想之后,能一起做出努力,尽可能地让阿洁们的工作压力小一点,哪怕只有一点点。第一个目标我想现在已经实现,而亟待实现的第二个目标,则需要每个人的努力:大家扔垃圾时做好分类,用心一点;垃圾分类志愿者多做一点;给到阿姨的实际补助更多一点......小小的我,能做到的只有前两者。

作为普通学生的我,扔垃圾时会比以前更仔细,怕阿姨多弯一次腰;作为垃圾志愿者的我,在志愿服务时帮阿姨多开几个餐盒,怕阿姨的手被割伤。但现在,随着疫情吃紧,防疫政策也不断收紧,我原本还能为他们多尽一份力的垃圾分类专项志愿者的工作也因学校保护同学们安全而暂停了,那我能为他们继续做些什么呢?在此,我想号召大家,在丢垃圾的时候多用心一点,给垃圾分分类吧!想一想辛苦劳累的阿洁们,五、六十岁的他们,和小时候跟在我们屁股后面收拾残局,带大我们的亲人有什么区别呢?把他们也当成亲人吧!对他们多一份理解与孝敬,更何况,这所谓的“孝敬”,原本就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我想,当许多个小小的“我”加在一起后,能为阿洁们提供的帮助也会越来越多。

作为核酸检测志愿者,我常看到配合管理在太阳底下耐心等着做核酸的阿洁们,在排队的间隙仍然牵挂着工作,中途一趟、两趟地跑去继续保洁工作的不在少数。我们没法帮他们消毒、搬运垃圾,但是我们可以做好自己。只要每一个小“我”都坚持垃圾分类,阿洁们就会轻松很多,希望大家都加油!

真诚地希望阿洁们能被更多的人所看见和理解,要是能因为一封信,垃圾分类的情况就可以好起来,那真是令人开心!

小编的话:一封感人而细腻的信件,一篇真诚实在的手记,让我们感动于SISUer的同理心,更让我们看到守护者们的不易。这样的"阿洁”,在上外校园中还有很多......

“气垫床我们没怎么睡过,不太习惯,胖的话睡久了容易漏气,过两天就要打一打,我们现在已经学会打气了!”上外虹口校园管理服务部保洁组的大组长刘海虹阿姨说道。

健谈的她,也很爱笑,听到感谢,“哪里”“没什么”是口头禅。"现在比较艰苦,但是也还行,不要太担心,特殊时期嘛,总会过去的。”

虹口校区采取有序、分时、分批的洗澡方案,八个阿姨分两组轮班,要在每一批间隙内消杀完成更衣室和浴室边角.

“我们在外面等,负责老师在浴室门口盯着,同学们一结束就喊‘结束啦结束啦’,我们这边就马上冲进去!两个人擦更衣室,两个人擦浴室里的水龙头,分工很明确的哦。看!我都没想到我们动作这么快!”她点出别人录的小视频,笑得得意洋洋。

“我们随叫随到。防疫物资搬运、垃圾车保洁、教室消杀、浴室消杀,这些都归我们管!”袁卫菊阿姨笑着说,“安排什么我们做什么,这些工作总要有人做的。”

“防疫有我,上外加油!”两位阿姨在听到我们“说些寄语”的要求后,认真挑选出这句话。

"我在虹口宿舍区工作24年,在三号楼都驻守13年了,上外的领导、老师、同学都是最好的。"叶阿姨感慨地说,“上外就是我的半个家啊。”

“虽然现在图文不对学生开放自习空间,但还是忙的嘞。”负责图文保洁工作的倪阿姨说,“很多老师还需要在图文工作,前段时间可以出楼学生们也会过来借、还书,垃圾的产生是在所难免的。”每日一天有时要全面消毒3次。

“我们现在都住学校里,也不在乎什么工作时间了。”倪阿姨称,由于自己是上海本地人,所以在学校没有固定的食宿点,现在为了工作方便,倪阿姨每天晚上靠着学校发的睡垫和两条被子,就睡在图文一个小的空教室里。

“教室里都有空调,如果还是感觉冷,学校也会很快给我们加被子。”倪阿姨说,在教学楼区的保洁阿姨们会一起找个大教室,并排睡。

如果哪栋楼的保洁忙不过来了,其他人就会过去临时支援。"特殊时期嘛,大家都要克服一下的。”倪阿姨朴实地说。

负责六期公寓三栋楼(16、29、32)的卫生,每天要处理60-70袋垃圾,累吗?您多久没回家了?

“这是我的工作,没什么的。服从闭环管理也住在宿舍区,家里有老人也有小孩,小孩是儿媳妇儿在照顾,老公在浦东那边工作,之前一周回家一趟,现在也很久没见面了。”

有没有想对学生说的?

"学生都挺好的,唯一就是希望刚拖完地的时候学生不要往地板上丢东西。有的时候学生拿饭盒不注意,油会流到地板上,不太好清理。其他的没什么,学生们都很乖的。”

阿洁,我想对你说

这次

从垃圾分类这件小事起

我们一起来守“沪”!

初审 / 编校 / 程晓宇 责任编辑 /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