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人物> 校史长廊> 正文

建校70周年 | 校史故事:苏联专家毕里金斯卡娅的故事

【校史长廊】 2019-09-16 作者 / 毛尼娜 来源 / 离退休工作处 571 26

语言切换
  • 【摄影 | 】

  • 【摄影 | 】

毕里金斯卡娅在教学方面是一位经验有素的专家,1924年开始为苏维埃教育事业服务,1951年12月初来到了我们学校。在欢迎会上,校长兴奋地说:苏联专家的来到,这是本校在三年的发展中一件重要事情,是今后本校扩大的一个重要条件。

在这里且不说毕里金斯卡娅为学校教学制定教学计划、编写教材等一系列贡献,而是说说她在生活中的一些小事。清晨,她只喝杯牛奶和吃少许面包,这样她一直要工作到下午三四点钟才就午餐。学校怕因此影响她的健康,特地为她请了一位能做西餐的厨师,她严词拒绝:“我又不是什么特殊人物,这是浪费,我不同意这样做!”有一天,她完成了当天的工作正准备回宿舍去,印刷厂送来了教材校样时,天上已经乌云密布,行将大雨,她又继续工作下去,等到回去时,她晒在宿舍的毛皮衣服已全被雨淋湿了。

在工作中的原则性和对周围同志无微不至的关心也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和她在一起工作的黄文翔的爱人生产了,她常叫黄早些回家,并告诉他如何照料产妇和婴孩,俨然像位妇产科医生。

1953年2月,我出生了。我家不像一般别人的家庭,分娩后的妈妈会受到外婆或者奶奶的照顾,而我家里没有一个老人(连爷爷外公都没有),或许这也是一个因素,特别受到了和爸爸在一起工作的毕里金斯卡娅的眷顾,她给尚在襁褓中的我起了一个苏联人的名字—尼娜。就这样,当时父母亲的同事都叫我“毛尼娜”,几乎没人知道我还有另外一个学名。等我长大记事了,毕里金斯卡娅早已经回了国。一天,爸爸偶然地告诉了我关于“尼娜”名字的来历,并且说,苏联有一个风俗,就是谁给你起了名,那谁就是你的干妈。 另外,在“尼娜”后面加上“契卡”,就是爱称或者昵称了。最近又听一位学校的俄语前辈说,谁给你起了名字,那谁就是你的教母。

2017年12月15日,是学校成立了俄罗斯东欧中亚学院的日子,那天,我遇到了学校首任校长姜椿芳的大女儿姜妮娜。第二天早上我有事去宾馆找姜,她正和音乐家冼星海的女儿冼妮娜在用餐。她俩一个80多岁,一个70多岁,而我是60多岁,我们仨的名字都和苏联有着一段渊源,于是,我们三个妮(尼)娜拍了一张合影以作纪念。后来,我问姜妮娜为什么你们俩的妮都带有女字边旁,而我却没有呢?她笑答,俄语就像汉语拼音字母一样,名字只要对上音,有没有女字边旁都是无所谓的。

在学校成立70周年来临之际,让今天的学生知道学校初建时期,曾经有过一位叫“毕里金斯卡娅”的苏联专家来到了这里,为我们的学校做出了不小的贡献,我觉得蛮有意义的。

注:前三段摘自《上海俄专》—新型的俄文专科学校之一P.14、P.15

初审 / 编校 / 梁依敏 责任编辑 / SISU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