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人物> 为人师表> 正文

缪俊: “缪”言妙语,“俊”赏英才

【为人师表】 2018-06-11 作者 / 陈蔚曦 邹佳缘 来源 / 党委宣传部 教务处 845 51

语言切换
  • 【摄影 | 】

  • 2010年的缪俊老师摄于家中书房 【摄影 | 】

  • 【摄影 | 】

  • 2011年缪老师在汉办教材培训课堂上 【摄影 | 】

编者按:近日,上外国际文化交流学院缪俊老师荣获优秀教学奖。作为一名对外汉语教师,面对“济济一堂”来自不同国家、操着不同语言、怀揣不同理想的留学生,怎样系统地讲解堪称“难学”的汉语?又怎样尊重文化差异,化解观念碰撞?今天,我们与你一同走进缪俊老师的课上与课下,看看这位博学风趣的师者怎样带领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发掘汉语之美,搭建沟通桥梁,推动中华文化走出课堂,迈向更广阔的天地。

“爱智慧”之门,“寻语魅”之路

说来有趣,缪俊老师的对外汉语教学之路,竟始于他对哲学的热爱。早在上中学时,他就对哲学史和哲学概论情有独钟,与此同时他接触到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维特根斯坦的语言哲学,胡塞尔的《现象学》和《实用主义》等经典书籍立刻对二十世纪以来的现象学、语言哲学、语用学书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升学时在中文系的众多专业中,他毫不犹豫选择了应用语言学。“语言学是中文系专业里最像哲学的一个专业,特别是普通语言学,它的很多理论都是和哲学有关系的。”同时,选择语言学,也是性格使然。缪老师向我们娓娓道来:“相比哲学,语言学专业更侧重收集语料、分析语料,你的理论观点要有依据,这也是我热爱语言学的原因之一。”

也是在求学期间,缪俊老师就通过家教,初步接触对外汉语教育。2007年,他作为国家汉办公派教师的一员,前往意大利那不勒斯东方大学孔子学院,开始了为期两年的海外执教生活。期间,缪俊老师感受到了海外学生对汉语的热情,“虽然汉语很难,但是大部分学生很感兴趣,我也乐在其中。”

孔院归来,他来到了国际文化交流学院,继续着对外汉语的教学工作,他明白,前方的路,任重道远。

量身定制汉语课堂,机智化解观念碰撞

教海外留学生汉语与教中国学生语文,这两者本身就有很大的不同,挑战与难题不可避免,“我在海外孔院时,可以去适应当地学生的学习习惯,但同样的方法对于如今来自各国的海外留学生就不一定适用了。”缪老师还提到,来自同一地域的学生在上课时习惯用他们的母语来沟通交流学习上的难处,容易组成“小团体”、“开小会”,在课堂上,他会适时打断这种情况,“适度的相互交流可以,但如果大家都用自己的母语交流,课堂不就失控了吗?”他笑着说,“课堂上还是鼓励他们尝试用汉语交流。”

由于文化环境的差异,不同国家的学生常见的用语偏误也不太一样,“比如他们做课后练习时,日本学生容易‘丢掉’主语;俄罗斯学生语序上容易出错,‘了’、‘或’等词会使用不当。”缪老师对于应对这些常见错误谙熟于心,会在课上提前打“预防针”,把常见偏误贯穿到知识点的讲解中,经过反复的讲解和订正,大家果然进步显著。

在设计课程大纲时,缪老师也有自己的考量,目前他教授三年级的留学生们,难度基本相当于中国高中、大学的语文课本。《傅雷家书》、周国平的海德格尔哲学、鲁迅的小说和汪曾祺的散文都囊括其中,并且全是原版,其中有一些内容与留学生们的需求脱节,哪怕学生有一定基础,仍略感吃力,“举个例子,第九课黄平的《教化与困惑》,这篇文章写于文革刚结束后的八九十年代,课文写中国人缺少‘文化自信’。例如讲艺术史就只讲西方的艺术。留学生缺失这样的文化语境,他们会疑惑,只教希腊罗马的艺术有什么错。这就是背景知识不对等带来的理解问题。”遇到类似内容,缪老师一定会提前补充与时代相关的中国文化知识,学生们理解起来也方便许多。

这次采访,我们也有幸聆听了一节缪老师的汉语课缪老师的课堂轻松活泼,本人的风格也十分幽默风趣,例如在比较“原因”和“理由”两次的区别时,缪老师以学生们即将参加的HSK汉语等级考试为例,笑着说:“你们没通过考试的理由是题目太难了,但原因是没有好好复习。”

留学生的课堂上,也常常会出现在传统课堂上意想不到的状况。留学生们来自不同的国家,课堂习惯大不相同。缪俊老师告诉我们,有些留学生非常活跃,极有主见。“我曾经有个学生,上课突然把书一摔,说:‘老师我觉得这篇课文没意思!’可能在他们国家的教学环境中,这是很自然的。”上课时走进走出的现象也时有出现,且学生们常常不以为意。

面对这样的碰撞,缪俊老师有一套自己的方法。违反学院管理规定的行为,比如教室里抽烟,缪老师会坚决制止。而其他的行为,缪老师都表示出尊重、理解与宽容。“他出去打电话,其实没有影响到其他人,那么漏听的内容补上就可以了。”缪老师半开玩笑,“其实有‘抓大放小’这么个意思。”充分尊重学生的自我约束能力,是缪俊老师留学生课堂上的一大特点同时,缪老师还会从授课内容出发,增强课堂的趣味性,吸引留学生们的兴趣。“我经常开开玩笑,或者准备一些有趣的图片和活动,下次课我会让他们对对联。如果你的课堂吸引他们,走动的人自然就少了。”

精心探索教学模式,暖心构筑沟通桥梁

除了课堂教学,缪老师还鼓励学生利用在线学习社区和手机端进行学习,同学们遇到不认识的词时,他鼓励同学多方查询,“我会鼓励他们查图片,比如‘蝉噪林逾静’中这个‘蝉’,因为查字典可能只会查到一个学名,他们仍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同时他提到,借助子墨、唐风汉语等合作学习端,可以有效地帮助同学们课后自主学习,利用数据跟进大家的学习情况,自动汇总出学生的做题数据,对不同国别学生的常见偏误进行分析。“当然,这些软件在翻译上会有错误,也无法识别一个词在一个语境中的具体用法,我在上课的时候也会提醒他们。比如‘市委副书记’这个词,有的字典里会解释为“秘书”显然不对,这个时候你再讲解词意,他们就会有兴趣听。同时这也告诉他们,字典是无法替代中国老师的

缪老师十分鼓励同学们参与各种比赛,辅导的时候,要求他们完全脱稿,以培养应变能力,有时候他们会忘词,缪老师也不看稿,就根据他们的行文思路来提问,引导他们回忆起稿子或者产生新的想法,“我更多是要鼓励他们开口讲汉语,只要知道怎么讲,讲对讲错并不重要。” 在他的帮助下,徐玉恬、朴瑟美同学在留学生演讲比赛中分别获一等、三等奖。

在生活中,老师也会与同学们随时保持联系,帮助他们积极融入不同的文化环境,缪老师会“鼓励”他们广交中国友人,“我跟他们说,你在我90分钟的课上是不能纯熟地掌握中文的,结交几位中国好朋友,天天待在一起,半个月汉语就好了。”他风趣地说道。

细察时代变化,展望汉语未来

谈到自己的职业,缪俊老师坦言挑战与机遇并存,但他有足够的信心去克服。他认为,对外汉语教师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网络技术,越来越多的新技术开始吸收学生,与教师争抢生源。面对这个问题,缪俊老师打了一个比方:“不是说黑板变成了PPT,老师就失业了。”他认为,老师应该主动地去掌握新兴技术,并利用其改进教学。二是汉语的发展趋势。随着学习汉语的人数增多,汉语本身也会发生变化。“英语有British English、Amerian English、African English、Austrialian English还有Chinglish,如果汉语真的像英语一样流行,可能就会有很多人说着和我们不一样的汉语。到那个时候,恐怕连汉语老师都要去学汉语了。”缪俊老师的眼光放在了汉语发展的未来时。“到那个时候,我们现在说的偏误都要重新定义了。你想想看,long time no see都能进美国词典,那么汉语呢?

如今,对外汉语教学方兴未艾,这背后是文化自信的提振,是国运兴隆的展现。“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缪俊老师一席话,既是印证,也是展望:

“只要世界的主旋律还是和平与发展,只要中国还能保持继续发展的势头,对外汉语教学一定会发展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好。”

初审 / 编校 / 叶盼婷 责任编辑 / SISU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