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人物> 校友风采> 正文

花开基层,余香久远:上外毕业生在基层就业

【校友风采】 2017-05-02 作者 / 吴玥嘉、马语菲、巫永琴、朱佳莉、陆刘明婧 来源 / 学生工作部(处) 312 3

语言切换
  • 【摄影 | 】

  • 【摄影 | 】

  • 【摄影 | 】

  • 【摄影 | 】

“我们热爱这片土地,更爱在这里生活的人民。”近年来,上海外国语大学有一批毕业生选择了城乡基层就业,将自己的力量奉献给国家需要的地方。本期基层就业专题,我们特地采访了六位参加过“三支一扶”计划、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大学生村官项目和美丽中国支教项目的毕业校友。让我们一起走近这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看他们如何怀着一颗赤诚之心,将大爱散布在这片土地上。 

 最有意义的是在不经意间成长 

 邹凡宇是2013届印度尼西亚语专业的毕业生,她在上海崇明开启了服务基层的工作经历。她说,这三年的工作经验是她人生中非常宝贵的财富,“成长仿佛就在一瞬之间”。 

 第一就是心态的成长。“在我服务的乡镇,能坚持到三年期满的毕业生不多,能坚持下来也非常不易。因为我性格很慢热,初到新的环境,要主动去融入已经形成的圈子,对我很有挑战。刚开始工作的一段时间,我有时觉得很压抑。”但邹凡宇很感谢自己遇到的同事,他们在生活和工作上都给了她很多的帮助和鼓励,让她慢慢打开心门,渡过难关,也让她有了更好的心态去工作。 

 第二是能力的提升。这体现在方言的适应能力。来崇明之前,邹凡宇完全听不懂当地的方言,但三年后当她要离开的时候,已经可以用崇明方言和同事进行基本的沟通了。对此,邹凡宇笑着说,“基层嘛,面对的群体多数都是老人。他们不是不愿意说普通话,更多的是不会说普通话。所以三年来,也让我掌握了一门方言,这也算是一种提升吧。”基层就业也大大提高了工作能力和生活能力。邹凡宇告诉我们:她最大的变化就是学会做饭。有时候食堂的饭菜不合胃口,又总是想起家乡的味道,就开始自己动手了。在工作方面,这三年间,邹凡宇从村里琐碎的事务做起,到后来负责的党建工作,一路上都得到了领导的肯定和同事的认可,这让她也感到了欣慰和满足。

 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对习惯寻根大多数中国人来说,乡愁也是一种无法割舍的愁绪。

2013届日语专业毕业的冯昳妮同学是土生土长的上海金山人,她对自己的家乡有着特别的眷恋。大三那年,冯昳妮去日本东京留学,生活在一个叫八王子的地方。八王子市虽然地处东京的郊区,但除去热闹和便利的商厦,八王子还有着美丽的田野风光。这和冯昳妮的家乡——上海金山非常像。每每看到八王子干净整洁的街道、完善的社会基础设施、便利的交通等等,冯昳妮就不禁想到自己在千里之外的家乡。而此时的金山还在面临着转型发展,想到这里她就下定决心,要回到金山,为金山服务。 

回国之后的冯昳妮就一直在寻找着相关的工作机会,她了解到大学生村官项目。项目选聘优秀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基层工作,服务期一般为3年。这正好与她想要回到家乡、服务基层的想法不谋而合。为此这个理想,冯昳妮拒绝掉几家知名外企和国企的工作邀请。

最初,冯昳妮的亲戚朋友都非常不理解她的决定。但冯昳妮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候,回应质疑的方法就是去亲身实践给他们看看。我觉得自己就是一面镜子通过我,大家了解到了不一样的农村新面貌,也了解到了大学生村官这样一个先进有活力的群体。”

有了爱便舍不得离开了

上外2010届法学专业的陈春琳毕业后加入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成为抗震救灾专项行动志愿者。2010年7月,陈春琳接受共青团上海市委派遣,奔赴四川都江堰开展抗震救灾工作。从抗震救灾到灾后恢复重建,她勤恳认真,发挥专业所长,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两年服务期满后,陈春琳毅然选择留下,扎根都江堰,全心全意地为当地的发展和人民群众的幸福,贡献自己的力量。 

每个周末,陈春琳都跟随共青团都江堰市委主任下基层,到各个乡镇宣传“三新”——“新家园·新生活·新风尚”。由于刚从农村搬进安置小区,个别住户在小区草坪里养鸡;有的居民把楼梯过道当作自己的地盘,随意堆放垃圾或家具,影响他人便利;更有居民反映,有人直接从二楼窗户里往外扔垃圾。她耐心负责地一户一户的敲门宣传,跟当地老乡拉家常,进行“三新”宣传,每天要访问50户人家,渐渐地跟居民产生了感情。

“问道青城山,拜水都江堰”,也许河北妹子陈春琳与这片土地有缘,毕业时她计划志愿服务一年,后改为两年,再后来成为成都的一名公务员,扎根西部。当问她,为什么要留下?她回答得很简单,为了爱,为了这一份已经融入血液,无法割舍的爱,她爱这片土地,爱这里的人民,希望用更长的时间,用更多的精力去为他们服务。陈春琳说,我选择留下,因为我要“无愧于奉献祖国之志,无愧于服务人民之心。

沉心静气后方能体会价值所在

金雅倩同学2013年毕业于上外国际经济与贸易专业,毕业后她参加了“三支一扶”的基层就业项目。在“三支一扶”的两年里,金雅倩主要从事的是一些涉农统计工作,包括农民收支,农田测产,农副产品价格调查等,这是她以前从接触过的事情。当时,大四快毕业的她选择这个项目,是想给自己一个选择职业的 “缓冲期”。然而在基层就业的这两年,金雅倩最大的收获就是克服自己的虚荣心和攀比心,真正能沉心静气地去做一些实事。

金雅倩这样评价自己的基层工作,“由于“三支一扶”期间工资待遇不高,如果没有一颗纯粹的心,就很有可能被其他工作吸引”。在采访时,她还提起最近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她说,“其实直白地说,基层工作岗位设置的目标,就是为了做出实事,为百姓多做点事,这也是我们的价值所在。” 

子承父业原是这样顺理成章

陈鸣左是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公务员班的毕业生。他服务基层的决心缘于父亲的一个善举。2007年,陈鸣左的父亲去了趟云南普洱,回来后他决定资助当地的一个男孩。陈鸣左从父亲与男孩的通信中得知,这个比他小四岁的男孩春晓家境不好,并且腿有残疾。此时,他心理就暗暗萌生了要去帮帮春晓、还有很多像春晓一样的孩子的念头。大学四年级,他偶然听到“美丽中国”的支教老师张强的支教经历分享会,心中触动很大。美丽中国项目的愿景是“让所有中国孩子,无论出身,都能获得同等的优质教育。”陈鸣左一下子就被它吸引了,毅然决然地参加了这个项目。

其实陈鸣左就读的国际公务员班就业情况良好,毕业生的去向也大多是一些知名单位。他在毕业时拿到了国际会计事务所的工作机会,但当最终抉择的时候,他来到了广东省汕头市潮南区仙城镇支教。

在陈鸣左去支教地前,他还特地去了春晓读的福建农林大学看望他。远远地站在校门口,陈鸣左一眼就认出了春晓。他还记得那天春晓戴着眼镜,比照片里白了许多。陈鸣左说他永远记得春晓的理想是从事植物研究,还记得春晓朴实羞怯的样子。他说,“如果没有我父亲的一个善举,春晓可能没办法有受教育的机会,那他的梦想怎么办?我想这个世界上一定还有很多像春晓一样的孩子。我只希望尽我的微薄之力,因为我知道,有更多的支教教师,就意味着这些孩子有更多的读书的机会。” 

陈鸣左在支教期间收获了很多,让他印象最深的是班级里有一个男生老是背不下乘法口诀表,吸收知识比较慢,所以总是被其他孩子欺负。但这个孩子画画的很漂亮,他画的一副叫做《陈老师的家》的画,让陈鸣左觉得很有趣,就把它张贴在了班级门口。画里一楼是陈鸣左的卧室,楼上是猪圈、鸡舍。这幅画和陈鸣左不经意的举动却引起了小轰动,这个原先总是被欺负的孩子突然之间被同学们接纳了。他现在还成了班级小画家、小明星。陈鸣左说,“挖掘出每一个孩子闪光点的瞬间都特别触动我。其实当初报这个项目时,是抱着奉献的心态和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心态出发的,本来是想要改变这些孩子,但没有想到最后收获最多、成长最多的是我自己。

不忘初心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

 “千磨万击还坚韧,任尔东西南北风。”选择基层就业项目亦是如此。前往基层就业本身就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但选择坚持更需要比做决定时的勇气还要乘以百倍。 

邹凡宇说:“选择基层就业,最重要的就是不忘初心。”基层就业在很多人眼中,并不是一份有前景有面子的选择。虽然更多的人为了能站在金字塔顶端而放弃了走向基层,但真正能将塔楼加固稳健的也需要从底层锤炼夯实的基础。回归基层并不是一份田园旖旎的想象,而是一种脚踏实地的耕耘。

当你服务于基层,看着阡陌小路上四季变换的风光,也会有些恍惚,感叹时间匆匆。才想要珍惜一寸一寸的流光,把在基层生活的五味汤一口一口喝下。唯有如此,才能把在基层生活过的纹路,一道一道刻在血液里,印在下一段新的历程之中。

在经历过基层服务的工作后,2014届英语教育专业施葛文想给毕业生们分享一个感悟:“戒骄戒躁,心平气和,脚踏实地,方可以从容自信。”向基层输送优秀的高校毕业生不仅是提升基层服务水准的一个手段,更是一个将学生和社会紧密相连的链条。对此,习近平总书记曾说过,“农村基层是一个锻炼人的平台,这种锻炼是人生中宝贵的一笔财富。”

“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可以大有作为。”毛主席的这句话不仅仅勉励着广大毕业生走向基层,并促使这些优秀的同学们能在这条路上收获与成长。几位受访的上外毕业生都认为,基层就业并不是崇高理想下包裹着的艰苦卓绝,它是和任何一份职业一样平等而有价值的就业选择。但它却比其他职业更需要坚定的信念和稳健的脚步。他们期待,能有更多优秀的同学们沉下心来,到基层这个广阔的天地中锻炼自己,在为国服务中实现人生的理想与价值。

初审 / 吴旭蕾、吴琼 编校 / 王雪娇 责任编辑 / 李杉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