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人物> 名家学者> 正文

章玉贵:关注身旁默默注视你的那个人——在国际金融贸易学院2016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名家学者】 2016-09-14 作者 / 章玉贵 来源 / 460 22

语言切换

各位同学:

上午好。

首先祝贺你们选择上海外国语大学,进入国际金融贸易学院,开启大学时代。我大概知道,你们不会浪费任何可能优化选择预期的机会。而真正意义上的大学生活其实正是我们迈向更高逻辑起点的训练营。四年之后,你们会发现:无论枯燥抑或多姿,每一刻都值得珍惜。

在今天这样一个财富气息格外喧嚣、本源价值易被扭曲的时代,同学们尤其应该建构自己较为理性的参照系,尽管对于刚刚告别应试教育的你们来说,这是没有最优解的命题。但我从既往的经验观察中发现,不少同学在第一学期我的课堂上就展现出他们对于人生规划的成熟又不乏前瞻性的设计。我记得6年前,一个坐在第一排的学生在上完第三次课后就悄悄过来告诉我:章老师,我会好好学习,4年之后留学北美,然后择机回国。果然,在2014年6月,这位同学以优异成绩毕业,进入美国顶尖大学深造。清清爽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或许,这也是个人发展定力的一种表现。

其实,对我院大多数同学来说,上述发展路径一点都不显得惊艳,我举这个例子,是要告诉在座的同学们,学习这条主线是绝不可以偷工减料的。正如碎片式阅读无法代替经典阅读一样,我们千万不要让各种屏幕占据了90%以上的视觉投射目标,因为这不仅会极大的伤害眼睛,还会严重退化我们思考的力量。无论是贸易、金融专业还是会计专业的训练,其对基础知识和基本工具的要求,绝不仅仅限于一些必修课与选修课的学习,更要求学习者对经典理论与相关著作精髓的理解与掌握,还要培养同学们对哲学、历史、政治学、文学乃至自然学科的兴趣。

众所周知,被胡适称作“人间一个最稀有的天才”的傅斯年,在爱丁堡大学和伦敦大学研究院求学期间,广泛涉猎实验心理学、生理学、数学、物理以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勃朗克的量子论等,后来转入柏林大学哲学院,学习比较语言学等。而被视为法兰克福学派“活化石”的尤尔根·哈贝马斯,曾先后在哥廷根大学、苏黎世大学、波恩大学学习哲学、心理学、历史学、经济学等,其思想体系之庞杂与深刻、学术视野之广泛与独特,在当今西方学术界可谓个性鲜明的稀缺性存在。更难得的是,今年已87岁的哈贝马斯,前不久还针对英国脱欧问题表达了其深层次的忧虑,坚持其一贯倡导的“核心欧洲”理念,即只有一个正常运作的核心欧洲才能说服其所有成员国里那些两极分化的人来理解这个理念的真正意义。体现出这位超重量级哲学家对貌合神离的欧洲现状不安,以及强烈的区域与国际责任感。

经济学领域,还有一位被称为“牛虻”的经济思想家,也特别值得同学们关注,这就是写出了《丰裕社会》这部不朽名著的约翰·肯尼斯·加尔布雷斯。据说,小布什任内最怕的两位公共知识分子,一位是乔姆斯基,另一位就是加尔布雷斯。之所以如此,盖因加尔布雷斯不仅是重量级经济学家,还是有着广泛影响的思想家和专栏作家,亦曾担任过历史跨度最长的总统顾问,其思想之深邃,洞察力之强,早已人所共知。有人说,因为美国决策者没有听进他的忠告,才有了越战的耻辱、新保守主义的兴起乃至今日美国的衰落。

当然,无论是傅斯年还是哈贝马斯以及加尔布雷斯,他们都不是完美的个性化存在。作为后学的你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有时候,当你们潜心阅读先哲们的著作,加快构建知识营养体系的同时,似乎有一种感觉,这些思想家就站在我们身旁,默默关注我们。

同学们,当你们日后走向社会,并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社会体认,受邀参加一些重要活动时,或许在你们并不在意的时候,你身旁那个默默注视你的人,往往就是受过严格学术训练并有着巨大社会影响力的优雅个体。我希望若干年后,你们就是这些不经意中的重要角色。

谢谢大家。

初审 / 编校 / 责任编辑 / 李杉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