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外新闻> 学术> 观点评论> 正文

《东方网》丨王瀚浥:莫迪,继甘地后的另一个“印度之父”?

【观点评论】 2019-10-11 作者 / 王瀚浥 来源 / 东方网 1011 6

语言切换
  • 2019年1月30日,印度总理莫迪前往甘地墓拜谒。 【摄影 | 】

  • 图为开启第二任总理任期的莫迪在新德里向媒体发表讲话。 【摄影 | 】

  • 当地时间2019年9月22日,莫迪和特朗普在得州哈里斯县休斯敦体育场参加名为“你好,莫迪”的集会活动。 【摄影 | 】

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双边会晤。他对莫迪执政以来的政绩进行充分肯定,对其冠以“印度之父”的称号,在印度国内引起了广泛热议。印度国大党发言人塔亚吉表示,只有圣雄甘地能担得起这一头衔。拉贾斯坦邦国会秘书苏雷什·米什拉甚至认为称现任总理莫迪为“印度之父”是对甘地的侮辱。与之相反,印度国务部长辛格表示,莫迪理应享有这一称号,“每一个印度国民都应该引以为傲……如若不然,就不配做印度人”。

甘地是二十世纪世界范围内反抗殖民主义争取民族独立的杰出代表。甘地主张“非暴力不合作运动”,通过和平变革引导印度人民族走向独立;同时采取宽容的宗教民族政策,倡导自由平等。他主张采用和平变革的方式使印度摆脱殖民统治,这对全世界民族主义者以及和平变革运动产生了重要影响。另外,甘地也为印度社会的平等和谐做出了突出贡献。他反对种族歧视和宗教偏见,亲切地称当时生活在印度社会底层的“贱民”为“哈里真”(即神的儿子)。大力倡导普及教育,主张每个人都应享有追求独立和自由的权利。

纵观莫迪执政生涯,他多次大打“甘地牌”来维稳执政基础。2014年,在国父圣雄甘地诞辰145周年纪念日当天,莫迪以甘地的钢框圆眼镜为活动标识,发起印度清洁运动;2018年,莫迪领导成立纪念甘地政府委员会,提前一年为庆祝甘地诞辰150周年做准备。甘地的政治影响力在莫迪的外事交流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2014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印度时,就被邀请参观甘地故居,并与莫迪一起摇动甘地曾经使用过的纺车。同年,莫迪访问美国时,向奥巴马赠送了甘地翻译的《薄伽梵歌》。2015年,莫迪又将甘地的一段手迹作为礼物赠送给普京。

2019年5月25日,印度总统科温德正式任命莫迪为新总理,同时要求莫迪提名新一届联邦政府内阁成员。

然而,莫迪的成长历程、政治实践与甘地却存在很大差别。莫迪少年时期就加入国民志愿服务团(RSS),深受该组织熏陶和影响。该组织宣扬“种族和文化纯洁”,强调通过合法的政治斗争维护印度教利益,但同时并不排除暴力斗争形式。其第二代领导人马德哈夫·戈尔瓦尔卡曾公开反对甘地超越民族和宗教的博爱精神,将该组织作为鼓吹“印度教国家”论的阵地和工具,呼吁复兴印度教的宗教传统,建设强大的印度教国家。莫迪虽然没有针对马德哈夫·戈尔瓦尔卡的这一观点进行过公开表态,但却为其写过赞美传记。莫迪对于圣雄甘地究竟抱有何种情感,不禁令人浮想联翩。

当下,印度国内印度教民族主义高涨是莫迪能够再度担任印度总理的重要原因之一。2002年,印度古吉拉特邦的印度教徒与伊斯兰教徒发生冲突,造成1000多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穆斯林。时任古吉拉特邦首席部长的莫迪公然偏袒印度教徒的暴力行为,这也成为其执政史上难以掩盖的污点。面对经济改革的重重阻力,莫迪带头在政治和社会事务中展示“印度教特性”,试图利用民众对印度教的虔诚来推动各项事业的发展。印度教民族主义不仅影响着政治活动,也影响着社会的方方面面,甚至包括公民的饮食习惯和社会活动。在保护“圣牛”的口号下,国民志愿服务团(RSS)可对食用牛肉者、交易活牛者及屠宰场所有者处以私刑且不受法律制裁,加剧了穆斯林的不安全感。2019年8月5日,印度宣布废除宪法第370条,取消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特殊地位”,使得印度教教徒与穆斯林之间的宗教矛盾进一步激化。莫迪对穆斯林的排挤与打压不仅与甘地所倡导的宗教友好宽容政策背道而驰,更是完全背离了甘地奉行的超越民族主义的价值观。

莫迪的政治主张与甘地推崇的民族宽容和解政策之间极大的差异性在其对印度的政治体制改革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回望印度大选,莫迪对选民宣称:如果想要击败印度的敌人,就应当支持以莲花为象征的印度人民党。“当你们投票给莲花时,你们不是按下投票机上的按钮,而是扣下射向敌人胸膛的扳机。”在印度两党传统中,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一向由主要反对党成员担任。莫迪捐弃了这项惯例,改由他所属的印度人民党受命。在莫迪领导下,政治自由不再被视为美事,政府的控制和人民的服从变成了社会秩序的新准绳。自由而包容的印度曾为种族受害者的提供了温暖的避风港。如今,它拒绝接纳罗兴亚难民,并发布国家公民登记册,将数百万印度难民排除在外。通过政治改革,莫迪重塑了印度的社会性质,将印度从“世俗国家”推向“印度教民族主义国家”,利用民族主义为自己的改革凝聚共识,争取时间。

应该看到,随着时代的发展,“印度之父”这一称号被赋予了更为具有时代内涵的意义。谁能将印度真正建设成为世界一流强国,谁就可以得到印度民族的举国肯定。在解决民生这一问题上,尽管莫迪一直在国际场合向世人宣传印度的兴盛与活力,但是印度的经济颓势已无法避免。据《今日印度》报道,从去年第二季度到今年第二季度,印度的GDP增长分别为8.2%、7.1%、6.6%、5.8%和5.7%,逐季下滑趋势明显。制造业的疲软导致外资流失率不断提高,失业率也一直居高不下。2018年印度平均失业率达到6.1%,创45年来最高。其中,制造业的就业人口比例仅达10%。不可否认,在莫迪的领导下,印度的国际地位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其全球信誉度也得以改善。但就先前废钞令、税制改革的推行效果来看,莫迪的政治雄心一时难以形成明显效果。与此同时国内急剧恶化的宗教矛盾,发展失衡的产业结构以及陈旧老化的基础设施,都对他提出了巨大挑战。

展望未来,莫迪如若想成为甘地式的“印度国父”,得到人民的拥护和认可,就势必要回应印度民众的基本诉求,解决社会经济的内在问题。就这一角度而言,莫迪领导的印人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作者王瀚浥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南亚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上海全球治理与区域国别研究院印度研究项目负责人)

初审 / 编校 / 张蓓洁 责任编辑 / 吴琼
媒体联络
上海外国语大学党委宣传部
电话:+86 (21) 3537 2378
传真:+86 (21) 3537 2378
邮箱:news@shisu.edu.cn
地址:中国上海市大连西路550号